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03章

-

宮廷的生活,和蘭廷離開之後的上清山一樣,讓雲喬壓抑、痛苦。

她總是麵無表情,對什麼也提不起興趣。

離王褚離常年挑起各方事端,誓要斬殺天下異族。

人族對異族的恐懼,也是他散播的。

他為了凝聚信仰與供奉,要天下血流成河,隻是那時候大家都不知他的自私與野心。

人皇大婚,席蘭廷匆忙歸來,卻看也不看雲喬。

唯有得到人皇的喜愛、掌握了王後該有的權力,雲喬纔有資格和離王談條件,換回神巫族的鎮山晷。

她自以為野心勃勃,其實對一切都興致乏乏。

每次朝會,本該王後一人坐在人皇下首,聽百官回稟朝事;但人皇寵愛狐妖大妃,百官又信奉狐妖來朝是興旺之兆,也不介意她臨朝。

王後權勢被分,雲喬在朝堂上幾乎緘默。

離王很少上朝,除了姚武山祭祀那次,她也冇有再見過他。

三個月後,她從太妃處回來,半道偶遇他。

陰天,層雲積壓,又剛剛下過薄雨,處處霧濛濛的。

她乘坐輦車,瞧見了他的車,主動下來,以示對長輩恭敬。

她上前幾步,跟隨著她的人都落在身後,四周的霧氣似乎更濃了些。

“皇叔。”她這般稱呼。

席蘭廷下了輦車。

他立在她的不遠處,靜靜看向了她。

雲喬抬眸,對上了他的眸子,瞧見了冰冷與不屑。

“樂氏。”他冷笑了聲,“若我說,神巫心生異心,大祭司潛入朝廷,以假亂真,我即刻便可派兵踏平上清山,你明白?”

薄霧縈繞,前後左右的人,隱隱綽綽,天地間隻餘下他二人。

“皇叔見過我嗎?”她定定看向了他,“可我,不識得你。”

在那個瞬間,他漆黑眸子倏然變成了淡金色,霧氣更濃,沾濕了衣衫。

“一步錯,就是步步錯。你這一步踏錯了,雲大祭司。”他的聲音冰冷,“回上清山去,換了真的樂氏女來,否則彆怪我無情。”

無情?

她莫名笑了笑,唇角微彎,是個很淺的弧度。

“……我聽聞,神巫與人族聯姻,乃是皇叔的主意,怎麼如今改了?”雲喬隻含笑看向了他,“你錯認我了。”

她字字句句,帶著諷刺。

她是錯認了他。

他戲弄她、侵占她,又在背後嘲笑她愚蠢。

偏偏她一顆真心,不容半分作假。

她真是個笑話。

“雲喬,你若以為跟我賭氣,便可要回鎮山晷,那你打錯了主意。你以為,我在乎你麼?”他冷冷逼近幾分,“不要自作多情。”

雲喬聽了,無動於衷。

三年了,她什麼不明白?

她又哪來的自作多情?

他若有半分情誼,何至於要毀了她和上清山的一切?

不過她一廂情願。

她身邊圍繞著的,總是處心積慮的人,誰又真心愛她?

母親的冷漠,難道僅僅是因為嚴格教導嗎?說到底,也不過是知曉她身世,對她無感情罷了。

而所謂的父親,禽獸不如。

她聽了這麼一番話,簡直連心痛一下都費勁。

“皇叔,你認錯了人。”她隻是道,聲音平靜無波。

“你不回,我便要自己動手。”他最後警告她,“限你三個月內回程,我便饒恕你們神巫一族。”

“隨你。”雲喬轉身,“我不會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