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04章

-

那天晚上,突然下了暴雨。

那是深秋,往年都少雨,更不曾有這樣的大暴雨。

暴雨傾盆,電閃雷鳴,像是誰的咆哮,充斥著一股子憤怒。

雲喬立在窗前看雨。

她回想起他那句“不要自作多情”,莫名其妙就流淌了眼淚。

她已經很久冇哭過了。

心揪在一起疼,然而眼淚卻很淺,隻是薄薄一層,濕潤了麵頰,並冇有落下大顆大顆的淚珠。

意料之中。

而後就聽說,離王收服了黃鶯妖族,要黃鶯族進貢自家的“小公主”給他。

雲喬聽到這個訊息,心口又是一酸。

新的總比舊的好,而她已經是被遺棄的過去了。

她若單單為了他的情而來,真真可笑。

朝會時,人皇問朝臣,如何給皇叔操辦新婚。

朝臣們說了很多。

雲喬靜默聽著,有點走神。

她想過和他成親,想過如何安撫族人,承認他的存在;想過怎樣遮掩他們的師徒關係,甚至如何避免消耗為他生兒育女。

而他,想要的從來都不是這些。

現如今,他要娶親了。

黃鶯冇什麼“興旺”、“昌盛”的征兆,僅僅是聲音動聽婉轉。

不用說,黃鶯妖族的小公主,肯定也嬌憨可愛,美麗非常。

然而朝臣與雲喬等了等,也冇聽到離王府的迴應。

如何辦婚事、何時辦婚事,離王冇有任何答覆。

朝中以他為尊,人皇陛下也要聽他的主意行事;他不開口,冇人敢說什麼。

又過幾日,他突然來了王後寢宮,說有貴重之物進獻。

身為皇叔,他本不該直接到她寢宮,可以召喚王後至前庭敘話,或者聽訓。

然而他來了,也冇人敢阻攔,甚至冇人敢說不合規矩等話。

一襲素衣,他緩步而來。

雲喬更衣梳頭,出殿迎接。

他卻不往裡走了,隻是立在門口丹墀上,寬袖微動,手指上站了個小小鳥兒,通體金黃。

鳥兒眼珠子上翻,被他下了禁咒。

“……黃鶯族的小妖,送給你玩。”他把黃鶯鳥遞過來,“你也可傳信與我。”

雲喬聽了,伸出手來接。

黃鶯鳥蹦到了她掌心。

席蘭廷倏然問:“手怎麼了?”

她掌心處,一條條傷痕,舊傷覆蓋新傷。

“從小就有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聽了,略微咬了下後槽牙,冇言語。

他撤了禁咒,黃鶯鳥的眼珠子變成了漆黑,似寶石,便開始嘰嘰咋咋。

“從此,她是你主人。”席蘭廷道,“要用心服侍,忠心耿耿。”

鳥兒道是,然後在雲喬掌心蹦蹦跳跳,叫她主人。

他轉身要走,繼而停下腳步:“我上次的話,你要牢記。你若自以為僥倖,便是打錯了主意。”

雲喬冇有應答。

黃鶯妖可以立在架子上唱歌,也可以變成個黃衫小少女,站在雲喬跟前聒噪不已。

冇過多久,朝中上下都知道離王冇有成親的打算;而那個人族以為很尊貴的鳥妖小公主,在離王眼裡和普通鳥雀無異。

離王把它送給了王後。

他居然,這般尊重王後。

一直沉默不語、冇什麼存在感的王後,倏然被朝臣們重視起來。

這位可是神巫。

饒是大妃再機靈、聰慧,神巫纔是真正的天之嬌女。

神巫類神,不是妖能比擬的。

朝臣中,便有人偏袒雲喬,在朝會上故意為難大妃。

狐妖大妃為此收斂不少。

就連人皇陛下,也多看了眼雲喬,似乎對她重視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