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05章

-

雲喬被人推醒。

“怎麼了?”她茫然。

一般她路上睡著了,席蘭廷會直接抱她回房,並不會推醒她。

“你怎麼了?”他反問。

雲喬驚覺有眼淚從眼角滑落。

她急忙擦了去。

往事真不能回想。

她那時候痛苦,無非是他的絕情;後來她才知道,他天性如此,神並冇有人世間的七情六慾。

她很久很久之後纔想通。

何必為難他,又為何為難自己?

他肯讓她愛著,已經很不容易了,怎麼能祈求他違背天性,也去愛她?

雲喬側過身,抱住了他的腰:“我做了個夢,夢到了彎彎。都怪我們談起了她,所以才做了這個夢。”

席蘭廷:“以後不提了。”

雲喬嗯了聲。

席蘭廷又道:“也不要再哭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回了家。

雲喬因為車上睡了一覺,又因為噩夢,情緒始終有點低落。

她睡不著,見席蘭廷睡熟了,就爬起來吩咐席尊去弄宵夜給她吃。

其實也冇胃口。

若席蘭廷也醒了,至少他知道,她隻是半夜餓了纔起來。冇有其他原因,不必擔心她。

很快宵夜來了。

雲喬也冇胃口吃,隻是乾坐了片刻,隻顧出神。

獨坐,她驚覺自己又被往事魘住了,急忙端坐,尋了本書看。

一開始看不進去,強迫自己讀了幾頁,倒也慢慢被故事吸引,沉浸其中,將往事徹底丟開。

淩晨兩點半,她總算醞釀了睡意,回房去了。

席蘭廷一直冇睡,又不便打攪她,叫她更難受,故而躺臥著等待;待她進來,他心口微微一鬆。

雲喬上床就環住他的腰,往他懷裡拱。

席蘭廷假意夢中翻身,將她摟住,呼吸儘量均勻。

雲喬叫了聲他,他夢囈似的支吾了聲,雲喬便不再說話了,片刻也睡熟。

這件事算是揭了過去。

轉眼三月過去了,天氣溫暖了起來;若是日光充足,簡直熱得有了點暑意;一下雨又冷得有幾分刺骨。

雲喬每日上學,中袖衣衫,加一件外套:熱了就脫,冷了就添。

她收到一封電報:徐寅傑回來了。

雲喬便很歡喜,讓席榮派個人去火車站,等著接徐寅傑。

她也和席蘭廷商量:“等他回來,我要請他吃個飯。”

“可以。”席蘭廷說。

“你要不要去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翻開了書——雲喬用心臟給他製成的神巫密咒,慢慢讀了起來,“不去,冇興趣。”

他從來冇把徐寅傑放在眼裡。

雲喬故意逗他:“你這麼放心?”

“不放心又能如何?”席蘭廷也故意歎氣,“太太又不肯聽話,我又不能強迫太太不社交。”

雲喬笑著親他。

席蘭廷一直冇把徐寅傑當個情敵,也對這小孩子冇興趣,懶得給他麵子。

週四時,徐寅傑到了燕城。

他傍晚時候到,席家的隨從接到了他,在火車站附近的公用電話給席榮回電。

席榮告訴了雲喬。

雲喬讓隨從把電話給徐寅傑,對他道:“我明日去看你。”

徐寅傑的聲音,洪亮有力:“不用,我明日去學校報到,到時候學校見。”

雲喬聽他活得挺旺盛,放了心。

翌日,徐寅傑和其他兩名同學都回了學校,銷假、準備上課。

校方與醫學係、醫學會的人,都熱情歡迎了他們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