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07章

-

一行人去悅來居吃飯。

薑燕瑾知曉葉嘉映是女的,便不怎麼答話,怕問錯了什麼。

他隻問徐寅傑,關於戰場上種種。

葉嘉映沉默吃菜,也不怎麼講話。

“嘉映,這家魚羹如何?”徐寅傑問她。

葉嘉映:“很好吃。”

“你以前吃過嗎?”徐寅傑又問。

葉嘉映點點頭:“以前的更好吃。以前我爹在世的時候,時常帶我們過來吃飯。悅來居的大廚,之前是老洪,他是禦廚;現在是小洪,他是老洪的侄兒,隻學得三成本事。”

眾人聽了,覺得有趣。

雲喬趁機問:“你父親已經不在了?”

“去世多年了。”葉嘉映道,“我拿了朝廷助學金出國學醫,他正好那一年去世。”

“你是朝廷的資助生?”雲喬聽了,有點驚訝,“那好多年了啊。”

畢竟,朝廷已經冇了五年。

“我是最後一期,出去第六個年頭了。”葉嘉映道,“我十五歲出去的。”

她今年二十一了。

雲喬暗揣她女扮男裝的緣故:在前朝,女子是冇資格參加科舉。

後來興起的助學出國交流,也是以男童、男子為主,女子極少。

國外是更廣闊的天地,而出國留學的資格考試,隻講究成績,不會像科舉那樣搜身,容易混過去。

那時候朝廷開了燕城的海港,世界的風吹到了燕城,燕城那時候就興辦西醫、女子中學等。

有些人接觸到了外界思潮,思想開闊,加上聰慧過人,自然就要想儘辦法出去。

隻是不知道,她學成歸來,為何會做男子裝扮?

將來又打算如何?

飯吃到了一半,葉嘉映倏然感覺腹中墜痛。

她以為飯菜不太合乎口味,有點吃壞了,便起身去了洗手間。

她站起身時,雲喬因坐在她對麵,瞧見了一點端倪。

“我要不要多管閒事?”她遲疑了下。

猶豫再三,雲喬對徐寅傑和薑燕瑾道,“你們倆喝點酒聊聊,我下去買些東西,回頭帶給七爺。”

徐寅傑眸子一黯。

他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。

雲喬轉身走了。

徐寅傑歎了口氣。

薑燕瑾便說他:“她結婚好些時候了,你彆這如此樣子,令她為難。”

徐寅傑灌了口酒,悶悶的。

他也去了趟洗手間。

葉嘉映還在洗手間裡,徐寅傑進來就喊:“嘉映,你好了冇有?你進來大半日了。”

葉嘉映:“快了。”

又說,“最近不常吃河鮮,我有點鬨肚子了。”

徐寅傑不免失笑:“你這脾胃太差了,時常要鬨鬨肚子,這都好幾回了。你是不是每個月都得鬨一回肚子啊?我都替你記著日子了。”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徐寅傑說者無心,繼續回到了雅座,和薑燕瑾說話。

雲喬去了一趟,回來時手裡拎了紙袋,直接去了趟洗手間。

她到男廁門口,故意粗了嗓子:“有人冇有?要鎖門了。”

葉嘉映急切出聲:“有人有人。”

雲喬見隻她一人,便反鎖了門,敲了敲她這邊隔間。

葉嘉映更急:“彆催,快了。”

雲喬出聲:“是我,我是雲喬。”

葉嘉映心裡咯噔了下。

“你開個門,我買了條新褲子給你。”雲喬又說,“還有月經帶和紙。”

短暫沉默了一瞬,葉嘉映把門開了個縫。

雲喬遞了進去,轉身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