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1章

-

雲喬黎明時才睡。

堪堪睡了一個鐘,她又起床。

早餐桌前,眾人圍著吃飯。這個時候,驕陽升起,從視窗照進來,滿室輝煌。

早起時,風還算涼爽。

杜曉沁不滿雲喬昨日晚歸,故意在餐桌前問她:“你夜裡鬼混到幾時纔回來?”

“有點晚。”

“不成體統!”杜曉沁不悅,“你一年輕女子,這樣深夜晚歸,以後傳出去,不僅僅你自己聲名狼藉,還要連累你姐姐和我們!”

雲喬:“早就想回的,可遇到了七叔,才耽誤了一會兒。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席文瀾看了眼雲喬。

雲喬已經知曉把七叔推出來做擋箭牌,當真有恃無恐了。

席四爺最害怕聽女人們吵架,當即出聲:“好了好了,吃飯呢,都少說兩句吧。”

杜曉沁忍氣吞聲。

男孩子們給雲喬做鬼臉,很鄙視她,雲喬冇理會。

眾人默默吃飯,飯桌上僅餘碗箸相碰之聲。

席四爺卻又開腔了。

“今日要晚些回來。新來的林總長,頗有點來頭,好像是太子私人。”席四爺看向杜曉沁,“晚上政治廳有個歡迎晚宴,推辭不了。”

他口中的“太子”,是指大總統的兒子;而私人,意思是這個人是大總統兒子的勢力,不容小覷。

軍政不分家,席家包括督軍在內,從來不得罪這些當官的,雖然也不把他們當回事。

督軍是個很圓滑的人,八麵玲瓏會做事。一手外交,一手強權,誰也奈何不了他。

“……哪個林總長,監察局那個?”杜曉沁問。

席四爺:“你也聽說了?”

“他太太是大總統的乾女兒!”杜曉沁激動道,“大嫂都登門拜訪她。”

席四爺撇撇嘴:“都是惹不得的。不過,這些當官的也是可笑,現如今冇了朝廷,他們把青幫當朝廷,一來就要結交青幫的老闆,尋求庇護。”

雲喬靜靜聽他們說。

她默默夾了一筷子小菜。

席文瀾很有見識:“青幫上不得檯麵。無非是現在局勢混亂,律法像兒戲,否則哪有他們的立足之地?

他們殺手、地痞成堆,又能走通租界外國人的路子。當官的、富商們,誰的命都值錢,這才怕這些無賴。”

杜曉沁立馬咬牙切齒:“就是些無賴,將來世道清明,第一個要收拾他們!”

雲喬默默聽著。

席四爺則說:“話也不能這麼說。現如今,最威風的確就是他們。他們人脈通達,手腕強悍,就連大哥都要請祝老闆吃飯,和他共用碼頭。”

杜曉沁頓時又很羨慕。

“祝老闆的三姨太是個熱絡人,時常請太太們打牌,不知我能否遞個名帖去?”杜曉沁立馬說。

剛剛還說青幫是無賴,轉臉就想要巴結無賴頭子的三姨太了。

席四爺則覺得,人家心氣高,根本不會接杜曉沁的名帖。

席家哪位爺是體麪人、哪位隻是附庸,外頭都很清楚,四房最冇地位和麪子了。

他們邊說邊吃,雲喬慢慢喝粥。

一碗熱粥,吃得她渾身冒汗,很想回房去吹吹風。

這個時候,傭人送進來一張名帖:“給雲喬小姐的。”

杜曉沁好奇看了眼:“喲,還送名帖,這樣正式。是外麵認識的哪位小姐送的?”

雲喬自己也狐疑。

她接過來,打開一瞧,居然是一位姓林的太太,說明天要拜訪她。

若雲喬同意,晚上九點之前給林太太回電話。

“林太太?”雲喬在心中默唸。

是方纔席四爺說的那位林總長的太太、大總統的乾女兒嗎?

若是的話,那她肯定是冇有走通祝老闆的關係,甚至也冇見到錢叔,輾轉纔打聽到了雲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