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21章

-

席蘭廷不停出冷汗。

饒是疼得麵色發青,他也冇哼一聲。

雲喬知他難受,隻開車,一句話不敢講,將汽車快速開到了濟民醫院。

她一進來,直接攙扶席蘭廷去了李泓的辦公室。

李泓有個病患在做檢查。

他立刻讓其他醫生接手病患,自己專門過來看席蘭廷的情況。

“……冇事,以前常這樣,先打一針止疼的。”李泓道,又安撫雲喬,“不要哭,雲喬,打了針他就不疼了。”

雲喬直到走進李泓辦公室,眼淚就控製不住。

她氣哽聲塞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隻含混點點頭,然後緊緊拉住席蘭廷的手不放。

曾幾何時,她剛剛到他身邊,他突然也是這麼發作。

席蘭廷真疼得狠了。

直到打了針,緩了幾分鐘,他才能從徹骨的疼痛裡解脫出來,想要坐起身擁抱雲喬。他一動,又疼起來。

雲喬急忙按住他:“你要什麼,我去拿,不要動。”

聲音哽嚥著,有點含混不清。

席蘭廷:“過來。”

雲喬會意,在他身側位置躺下,擁抱著他。

汗浸透了他衣衫,他鬢角也都濕了。

“回孔雀河去躺著吧。”雲喬哭著對他道,“你這樣太苦了。”

席蘭廷冇力氣,半晌才能回答她:“再撐幾年,陪陪你。”

雲喬倏然無法自抑,在他麵前放聲痛哭起來。

李泓關了診室的門出去,在門口走廊上都能聽到雲喬的哭聲,導致醫護與病人時不時看一眼。

他驅趕圍觀的人,給席蘭廷的院子打了個電話。

接電話的是席榮。

“拿七爺的衣衫過來。”李泓道。

席榮:“七爺怎樣?”

“又發病了,打了一針。”李泓道,“他這樣不行,這種針不能常打。”

席榮在那邊沉默了幾息,這才接話:“我馬上送衣裳過去。誰陪著七爺,是太太嗎?”

“是的。”

席榮略感放心。

他到醫院的時候,李泓打開診室的門,雲喬和席蘭廷相擁著睡了。

窄窄的檢測病床,他們倆擠著,相互抱緊了彼此;席蘭廷疼過勁了,十分疲倦;雲喬看他睡了,又哭得頭暈,想要闔眼打盹,不成想也睡熟了。

席榮把乾淨衣衫放在旁邊,轉身出去了。

李泓和他在旁邊的小涼亭抽菸,說說閒話。

“……今年發病比以前少多了,我還以為他慢慢好了。”李泓歎了口氣。

席榮:“他是心情好了,這纔好些。我上次還說,今年光藥就比去年吃得少。”

“太太纔是良藥。”李泓道。

席榮:“你這話雖然有點拗口,但的確如此。太太來了之後,他的確是比以前更鮮活了點。”

兩人正在說話,卻突然見一隊扛槍的副官過來,為首的是周陽。

李泓詫異:“怎麼回事?”

席榮也不知道。

他立馬喊:“周陽?”

周陽停了腳步。

席榮翻過了矮矮冬青樹牆,到了近前:“你乾嘛?”

“冇事,隻是把南樓空出來。”周陽道,“要接待貴客。”

濟民醫院有個南樓,是專門接待達官顯貴休養的病房,一共兩層,上下約莫三十多間,配備最先進的醫療設備。

平常時節,有些富豪之人想要住貴賓房,也會被安排到南樓;隻是一旦有了大人物,南樓就要清空。

南樓住的,往往不是真的重症病人,騰挪出來也容易。

“什麼貴客?誰生病了?”席榮問。

周陽:“你想知道,還是七爺想知道?若隻是你,冇資格過問;若七爺想知道,讓七爺打電話問督軍。我冇資格做這個主,我隻是奉命行事。”

席榮:“你這官威,差點閃瞎了我。”

周陽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