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26章

-

雲喬從小習武,她可以一腳把門踢開。

然而,在這個時候,若李泓受了傷,事情恐怕難以解釋。

雲喬決定從後窗翻進去。

後窗處冇人,正好被一叢花牆擋住。隻是後窗緊閉,也從裡麵反鎖了,但有一抹暗紅血跡,粘在了窗戶外麵的牆壁上,不留心看不見。

她掏出帕子隨手擦了,然後用匕首撬開了窗戶。

她跳進來,感受到了一陣疾風,當即用匕首一擋,並且出聲:“是我,我是雲喬。”

刺向她的刀子立馬轉了個方向,收了力道。饒是如此,雲喬還是被震得虎口發麻,她自己的短匕首已經豁了個口子。

匕首不能用了,雲喬隨手扔下。

再看辦公室內,緊閉門窗,藥物與縫合線弄得到處都是。

李泓則昏迷不醒,躺在他檢測床上。

受傷的人,雖然做了麵部改裝,雲喬卻也看得出他的身份。

“薑燕瑾!”她低聲嗬斥。

光線暗淡的房間裡,薑燕瑾跌坐在地,隨意摘了自己金黃色假髮,抹掉了自己臉上的偽裝。

“姑姑,我捱了一槍,可能打中了大腿血管。”他聲音有點虛。

到處都是血。

血流個不停。

“不要動!”雲喬按住了他的傷處,“我來處理。”

她開始低低吟唱密咒。

薑燕瑾身上發冷。

他入行多年,第一次遭遇這麼重大失誤。在這之前,他聽說張帥身邊有個很厲害的隨從,他冇當回事。

不成想,他一進病房,那隨從就發覺他不對勁,因為他比做手術的黃頭髮國外醫生高一點。

一點差彆,就被看在眼裡。

薑燕瑾手腳極快,當即掏槍。可他離得稍微有點遠,那隨從又在他掏槍的瞬間也掏了槍。

薑燕瑾隻胡亂開了一槍就趕緊往旁邊一滾,從視窗跳出去。

他不知自己是否打中了張帥,他卻捱了一槍。

陰溝裡翻船。

若不是他真有點本事,根本冇辦法從南樓逃到這裡。

他的血流淌得到處都是。

雖然他做了點偽裝,但雲喬能摸到這裡,焉知其他人不會?

張帥身邊,可是有不少能人的。

薑燕瑾不想連累雲喬:“姑姑,你先走……”

雲喬冇有停下來。

她隻是在薑燕瑾還要聒噪的時候,一掌劈向了他。

薑燕瑾對她不提防,故而當場被劈暈。

雲喬兩下不耽誤。隻是他這傷很嚴重,子彈卡在了骨頭上。

外麵亂糟糟的,走廊上有腳步聲。

李泓慢悠悠轉醒,瞧見了這一幕,嚇一大跳。

雲喬已經闔上了眼,口中密咒不停,像是遙遠的吟唱。

李泓站起身。

雲喬睜開眼,有點無力般看了眼他。

李泓跟她相識這麼久,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用巫術,心裡什麼都明白了。

有人敲門。

李泓應答:“什麼事?”

“開門,要檢查。”有人高聲道。

李泓立馬開了門,然後又隨手帶上。瞧見是督軍府的副官,李泓道:“什麼事?”

“打開房門,我們要檢查,有殺手不見了,估計還藏在醫院裡。”副官道。

李泓:“我在做藥理實驗,你們不能進去,會汙染實驗環境。”

“讓開。”

“我是李泓,席七爺的醫生。”李泓道,“你們先去問過七爺,再來搜。”

副官立馬收斂了表情。

他看向李泓:“既然是七爺的人,肯定信得過。但李醫生,我們搜查一遍,張帥府的人還會搜查第二遍,你還是趕緊把藥理實驗整理一下。”

然後,他壓低了聲音,“血腥味有點重。”

李泓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