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27章

-

李泓衣櫃裡有幾套乾淨衣衫。

隻是薑燕瑾個子比較高,穿不了他的褲子。

半個小時後,雲喬已經將薑燕瑾大腿的子彈取出。

破裂的血管自己癒合了;深達骨頭的槍傷,也隻剩下一點痕跡。

“……雲喬,外麵又來了檢查的,這次好像是張帥身邊的人。”李泓不忍打擾,卻又不能不說。

雲喬:“知道了。”

薑燕瑾幽幽轉醒。

他失血太多,此刻頭昏腦漲,無力看向了雲喬和李泓。

雲喬按住了他的手:“不要動。”

若是平常情況,薑燕瑾這傷口,解決了破裂的血管、取出子彈,就可以把剩下的交給醫生。

然而,現在到處搜查刺客,隻要大腿上有傷,就要被懷疑。

此前薑總長下野,跟南京的張帥意見相左。薑家的兒子落在張帥手裡,張帥極有可能挾私報複。

雲喬隻得繼續給薑燕瑾用密咒,恢複他的表皮傷口。

這個過程,又耗時半個鐘頭。

恢複記憶了之後,雲喬也有了神巫靈力,不會為這樣小小的施咒受傷,但她疲倦極了。

傷口看不出,隻是痕跡略新。

李泓讚不絕口:“太神了。我哪怕死了,也值得了。”

雲喬:“不要聒噪了,趕緊給他換衣。”

薑燕瑾傷口雖然被強行治好,但流血太多,身子發顫。

李泓攙扶他到洗手間洗漱。

薑燕瑾帶血的褲子,李泓遞給了雲喬,讓雲喬趕緊處理一下。

雲喬拿起剪刀,一點點絞成了碎片,塞進了檢測床的床墊底下。

她又把地上的醫療垃圾收了收。

地上一大灘血跡,不太好處理,卻也需要處理,雲喬隻得進去打水過來擦拭。

外麵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這個時候,問題又出現了。

“褲子短了一截,會被髮現的。”李泓看著薑燕瑾穿他的衣褲,很是為難。

他們倆胖瘦差不多,襯衫倒是很適合;但褲子短一截,非常明顯。

雲喬靈機一動。

她讓薑燕瑾出來,坐在檢測床上,然後拿了手術刀,在他腳踝處割了一刀。

“好了,這樣血就對得上,而且褲腿可以挽起來。”雲喬道。

受傷的腿、挽起褲腳,解決了褲子短了一截的問題。

隻是薑燕瑾原本就缺血,昏昏沉沉,又捱了一刀,鮮血直湧,他幾乎要昏倒。

門口傳來敲門聲,帶著惡狠狠的:“開門。”

雲喬把手術刀擦乾淨,轉而去開門。

張家的隨從在門口就聞到了淡淡血腥味,再看坐在檢測床上的薑燕瑾,腳上鮮血直流,隨從們立馬警惕,把長槍對準了室內。

“做什麼?”李泓很惱怒,走過來看著這群人,“你們怎麼回事,怎麼又來了?”

“你們有人受傷?”張帥的副官長問。

李泓:“你瞎啊?”

張家的副官長不理會他的惡聲惡氣,走上前檢視薑燕瑾傷口。

腳踝處一條長長傷口,不像是槍傷。他端詳著薑燕瑾:“怎麼弄的?”

薑燕瑾疼得太厲害,額頭出虛汗。

“他們倆是我學生,我們正在做藥理實驗,明日要交實驗報告。他不小心手術刀失手,劃了自己。”李泓解釋。

張家的副官長看向了他們三人:“脫掉褲子,要看看你們腿上有冇有傷。”

雲喬沉了臉:“我也要脫?”

“自然。”

李泓怒極:“你放肆,你不去打聽打聽這是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