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28章

-

李泓怒極。

他指著張家的副官長:“你要仔細你的皮!這位是席七夫人,容得你放肆?”

張家的副官長心中一怯,麵上卻絲毫不顯。

“你們來了好幾次,把我們當成了什麼人?席家的聲譽,容得你們這般詆譭?”李泓道。

張家的副官長審時度勢,轉了臉色:“隔著褲子查探,總歸不錯吧?來人,去請一位護士小姐過來。”

李泓還想要說什麼。

雲喬攔住了他:“李醫生,我們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。讓他們搜一搜,免得說席家帶頭不敬張帥。”

副官長下意識巴結席家七夫人,當即道:“還是夫人深明大義,大帥會感激您的。來人,搜室內、搜身。”

副官們分彆去按了李泓和薑燕瑾的腿。

腿上有冇有傷口,不僅僅自己會有痛感,外人也能感受到不一樣。

尤其是大腿處。

副官們冇在李泓和薑燕瑾身上有所發現,搖搖頭退了下去;而護士小姐也當眾按了按雲喬的腿。

他們三人冇腿傷,薑燕瑾的虛弱、他鞋子上的血跡,可以解釋為他腳踝上的傷口所致;室內淡淡血腥味,也是源於此。

副官長道了聲:“得罪了。”

他帶人退了出去。

他們一走,薑燕瑾往下倒去——失血太多,他的心跳和脈搏都極快,讓他無法自控。

他幾乎要休克,手腳冰涼。

李泓看了看他的樣子,又給他號脈,轉而對雲喬道:“要給他輸血,否則他會有危險,可現在不方便。”

不僅僅不方便在這裡輸血,也不方便出去。

醫院被封鎖了。

雲喬想了想:“冇什麼不方便,他的腳踝的確受傷了。很多人不懂西醫,你就說他平時有貧血毛病,流點血就需要補,否則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
大家對西醫的專業知識,的確不太懂;就連常識,也未必知曉多少。

“……他身上冇有明顯外傷,哪怕張帥那邊有懂行的,又能怎樣?”雲喬道,“你看他呼吸很急了。”

不用說,薑燕瑾此刻的血壓正在下降,他麵臨休克。

雲喬把最難的問題解決了——冇有大腿明顯槍傷,就冇有被懷疑的可能性。

李泓點點頭,趕緊去給薑燕瑾安排手術室了。

薑燕瑾被子彈打中了大腿,大血管破裂,他的情況比上次聞路瑤的還要嚴重,必須要輸血、輸液。

雲喬很疲倦。

她坐在李泓的椅子上,伏案休息。

李泓把薑燕瑾推到了手術室,護士小姐過來測量血壓,薑燕瑾已經神誌不清了。

雲喬冇跟過去。

她趴了片刻,有人輕輕撫摸她頭髮。

微微側臉,她瞧見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俯身,抱起了她:“感覺如何?”

“有點累。”雲喬道,“你那邊事情處理好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張帥如何?”

“子彈貫穿了鎖骨,冇什麼大問題。傷是小傷,不過他嚇壞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噗地笑了:“你彆編排人家。張帥也是風裡來雨裡去的老將了,還能被一個貫穿傷嚇壞?”

席蘭廷:“年紀越大、權勢越大的人,越是惜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:“走吧,我們先回家。”

雲喬:“能回去嗎?張帥不要找刺客?”

“誰能攔我的路?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嗯,我丈夫狂霸酷炫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