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41章

-

飯店大堂內,靠窗位置,坐了兩男兩女。

李斛珠靠窗坐了,有些心不在焉。

她堂姐和未婚夫請她吃飯,她毫無警惕就來了。

堂姐曾經也在美國留學一年,就在周木廉去了紐約之後,李斛珠讓堂姐跟她同住。隻是堂姐實在風流,不怎麼唸書,缺課太多被學校開除。

後來,堂姐索性不上學了,在黑市買了個假畢業證,吹噓自己提早畢業,回國去了。

李斛珠知曉她底細,導致堂姐對她非常客氣,總是巴結她。

堂姐現在的未婚夫姓周,也是燕城望族——他家和席氏乃姻親,席督軍的庶妹就是嫁給了周家。

周氏顯赫,堂姐的這婚姻門當戶對,她很是滿意。

兩人請李斛珠吃飯。

李斛珠很擔心堂姐多疑,最後狗急跳牆對付她,故而對堂姐的巴結很受用,應邀來了。

隻是她冇想到,堂姐居然還帶了個男的,說是周先生的好友。

李斛珠臉色就不太好看。

男的姓史。

“……李小姐,你二十好幾了吧?”史先生開口就是打壓李斛珠。

李斛珠很瞭解這種男的。

市長千金,又是四川軍閥的外甥女,李斛珠的確有點尊貴。

想要娶到她,打壓她的自尊心,讓她有些迷茫,就配得上她了。

李斛珠心知肚明,在堂姐和未來堂姐夫跟前,她還是冇有直接撕破臉,回答道:“其實我已經二十三了,並不是家裡說的二十。”

堂姐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腳。

史先生更高興了,簡直笑出了一臉奸詐:“在國內,你這個年紀是太老了點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再過幾年就該入土為安了。”李斛珠說。

眾人笑起來。

堂姐再次踢李斛珠,讓她收斂些。

史先生又說了好些不著邊際的話,李斛珠明褒暗貶,諷刺得很辛辣。

而後,堂姐和李斛珠去洗手間,堂姐就忍不住數落她:“你乾嘛呢?史這個人不錯的,家世又很好。他父親是軍政府後勤處的,油水豐厚。”

“史還不錯?咱們是蒼蠅嗎?”李斛珠笑道。

堂姐去捏她的胳膊:“你就氣我!難道我害你嗎?這個人,長得還可以的,家世也不錯,我才同意你們見見麵。”

史先生長得的確還可以。

隻是,黑眼圈很重,一副腎虛的樣子,估計是風月場上的老手。

李斛珠不喜歡這麼平庸的男人。

這世上,不是誰都有周木廉那樣的天才學問、人品和相貌,哪怕家世稍微差一點,李斛珠也心甘情願奉獻。

史就算了,還不夠她噁心的。

“姐,你若下次不打招呼,再給我來這套,我恐怕要翻臉了。”李斛珠認認真真看向了堂姐。

她堂姐立馬有點心虛:“我是為了你著想……”

“這個史,你看得上嗎?”李斛珠問她。

堂姐啞然。

她似乎想要辯駁,張口欲言。

“大伯這些年吃喝嫖賭,公帳上一次次賒錢,你們還剩下什麼?將來祖母去世了分家,你們又有什麼?大伯都快揮霍完了。

但我父親有官位、有錢,我母族權勢滔天,你拿什麼跟我比?你都看不上的垃圾,你塞給我?”李斛珠又道。

堂姐變了臉,臉色特彆難看:“你冇必要把話說得這麼難聽吧?”

“實話就難聽了?”

“你這樣說,我臉上怎麼過得去?”堂姐幾乎要被氣哭。

李斛珠:“我若不給你麵子,當著你的未婚夫就發作了,而不是現在。你總以為自己聰明,可以把任何人玩弄鼓掌,殊不知我隻是因為愛你,才容忍你一次次犯蠢。”

她這話一說,堂姐先是鬆了口氣。

她拉住李斛珠的手:“我錯了,斛珠。我真是昏了頭,你不要生氣好嗎?”

“好。”李斛珠笑了起來。

堂姐立馬開心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