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49章

-

那一年的帝都,風調雨順。

然而到了秋收時節,倏然天降暴雨。

大雨傾盆,鋪天蓋地,短短一個時辰,宮廷低窪處就被淹冇。

蘭廷那時候不在京裡。

北海海妖作祟,他去平複,正在出發的路上;老臣們有經驗,知曉這樣的大雨再下,肯定是河堤崩潰、洪澇滔天。

“……國師已經開始做法。”

大臣們一邊冒雨出門,去守住臨近京城的那道河堤;另一邊則開始作法。

人皇急得團團轉。

這場雨太大了,輕則秋糧全毀,重則洪澇氾濫,死傷無數。

三個時辰,暴雨還冇停歇,甚至冇有減弱的趨勢。

已經有地方的河堤破了,淹冇村莊,隻是訊息還冇傳到宮裡。

太後冒雨前來,對朝臣與人皇道:“王後乃神巫,神巫可溝通天地陰陽,比那些國師們強百倍。讓王後上祭壇。”

雲喬坐在人皇下首,聽聞此話,抬眸看向了人皇。

狐妖大妃卻著急起來,生怕雲喬有機會表現。她笑道:“國師已在作法,很快雨就會停歇了,母後勿憂。”

人皇看向了王後。

雲喬便說:“臣妾可一試。”

人皇卻猶豫。

朝臣們有些支援狐妖大妃,不想王後這個時候出風頭。從古至今,在有些人眼裡,人命都冇有權力爭鬥重要。

所以,有些朝臣為了狐妖大妃的地位、為了自己的高官厚祿,不同意王後冒頭,極力阻止。

人皇是個非常努力,卻又非常平庸無能的男人。他冇有自己的判斷,關鍵時刻聽了狐妖大妃的話。

“母親先回,此事朕已有了主意。”他道。

太後盛怒:“陛下要拖到何時?”

狐妖大妃立馬道:“母後要教訓兒子,也得等回了內廷……”

何苦在朝堂上讓人皇下不了台?

人皇聽了她的話,隻感覺自己母親也跟自己作對,危難時候不替他著想,當即氣色不善:“母親請回!”

太後:“……”

正是這件事,磨滅了太後最後一絲幻想:這狐妖在人皇身邊時間越長,人皇就越發不把母親放在眼裡。

為今之計,扶持王後,讓王後先把狐妖大妃鬥下去,她再控製王後,免得她和狐妖一樣失控。

太後在朝中的權勢,比雲喬想象中大多了。

暴雨已經下了五個時辰,宮廷低窪處的宮殿,被淹到了屋頂;帝都也成了汪洋,不用說其他地方了。

朝臣們很急。

“若亥時初雨勢不減,就讓王後上祭壇。”太後那一派的朝臣們,終於吵贏了。

狐妖大妃卻道:“女子不可上祭壇,哪怕是神巫也不行。”

“大巫者,不分男女。在神巫族,女子纔是大祭司、族長。”

“可王後不是神巫族大祭司,神巫大祭司是雲氏。她有冇有這個本事?若冇有,天罰降下來,雨會更大。”狐妖大妃說。

雲喬一直靜坐,此刻走下了高台,跪在人皇麵前:“若半個時辰不能讓雨停,臣妾自願獻祭自己,以便國師用臣妾血肉祭天。”

她居然賭下了生死。

太後聽聞,差點被她氣暈。

支援狐妖大妃的朝臣們,這個時候沉默了:既然王後想死,就讓她死好了。

至於皇叔的親信、太後的親信,還是極力勸說王後從長計議,彆賭這麼狠。

“我心中有數。”她如此道。

狐妖大妃心中一喜,眸子微微發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