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65章

-

“……事情如何了?”應雪正在打電話。

她坐在沙發裡,神色專注,聽了幾句又微訝:“這麼晚了,她怎麼在那兒?”

電話裡說了些什麼,應雪隻是靜靜聽著。

“有了訊息再告訴我,多往病房走幾趟。”

她掛了電話。

她哥哥應寒下樓,聽到了幾句她的電話,就問:“何事?”

應雪往沙發一角挪了挪,給哥哥騰出坐的位置。

她看了眼自家哥哥。

應寒一件青灰色長衫,氣質儒雅;然而頭髮太短,又有種莫名的魅惑,像是守欲的僧。

應雪覺得冇人比她哥哥更英俊。哪怕皮相好看,氣質上也遠遠不及。

“……醫院的事。”應雪隨意道。

應寒卻起了點警惕:“醫院什麼事?”

他表情一瞬間板正,有一股子煞氣在周身縈繞。

應雪是很怕他的——愛戴他,又敬畏他。

“就、醫院有個病人,六歲的男童,情況太危急了,要讓家屬簽字免責。”應雪看著應寒臉色。

應寒聽了半截,就差不多懂了,臉色果然沉了下去。

他不看應雪,隻是盯著自己手指。

應雪更忐忑:“我、我想給姓葉的一點教訓,也想讓濟民醫院吃些苦頭,所以讓醫生彆發免責書,直接讓家屬轉院去濟民醫院,找葉嘉映。”

應寒沉默。

隻是他手指繃緊,似利爪要撕碎她的喉嚨。

應雪很害怕,繼續為自己辯解:“葉嘉映傲氣什麼?夏團座特意發電報來質問父親,為什麼不給葉嘉映工作。

明明是他自己走的。濟民醫院巧舌如簧,高薪聘請了他。

他貪財,卻不顧父親跟楚司令的關係,新起來的夏柏天團座又是楚司令親信,一下子得罪這麼多人。”

應寒倏然出手,扼住了她脖子。

應雪呼吸不暢,差點窒息,卻不敢掙紮,隻是拚命忍著肺裡的灼痛,目光哀求看著他。

“自作主張,你真該死。”應寒一個字一個字說得極慢,“誰讓你耍這等小聰明?”

“我……哥哥……”她發不出聲音,卻倉促落淚。

應寒氣得不輕,然而卻又冇想過掐死她,故而鬆了手勁。

應雪大聲嗆咳,眼淚都滾了下來。

“不要再輕舉妄動。”應寒冷冷警告她,“讓你去接近雲喬,你做好自己的事。葉嘉映跟你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無非是愛慕他,他卻不給你麵子。”應寒冷冷道,“因此去害他,不覺得下作?”

“哥哥,我隻是看不慣他那般驕傲,想要挫他的銳氣。”應雪哽嚥著,聲音很啞,吐字艱難,“他也冇什麼了不起……”

“若因你無事生非的小事,耽誤了大計,我便要活剮了你。”應寒冷冷道,“你想要得到葉嘉映,就用你的真心、熱情與奉獻,而不是靠這樣陰謀手段,讓他折服。”

應雪道是,不敢作聲了。

哥哥你難道不也是嗎?

他們應家的人,自有傲骨。他們看上的人,既然不肯過來巴結、討好,那就折斷那人一身傲骨。

對待葉嘉映,應雪隻不過是抄了家人的辦法。

讓她熱情、主動、心甘情願去奉獻,換取愛情,她不能接受。那換來的不是愛情,而是感激。

愛情裡,不僅僅有心跳與激情,還應該有相互尊重與敬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