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66章

-

席蘭廷到醫院,接走了雲喬。

他拉住她的手:“感覺如何?”

“一點小事……”雲喬道,“我以前冇恢複記憶,就瞎搞,纔會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。這樣的小密咒,舉手之勞。”

席蘭廷親了親她的手。

吻從她的掌心,落在她的腕骨處,雲喬略感酥麻。

她失笑,抽回了手:“回家再……”

“再什麼?”他故意逗弄她。

雲喬也拉過他的手,想要在他手上咬一口。然而他的手實在太好看了,她不忍心,最終隻是輕輕吻了下。

夫妻倆覺得此情此景太有趣了,便都笑了起來。

葉嘉映晚上住在了醫院。

暮春初夏交替,夜裡也不算冷,葉嘉映的辦公室裡有簡便手術床,有時候她也在這裡歇午覺。

隻是一直不回,葉嘉映怕徐寅傑給她留門,爬起來往前台去打了個電話給徐寅傑。

徐寅傑聲音有點急:“你去哪兒了?你們醫院的護士說你已經下班走了。”

葉嘉映遲遲不歸,徐寅傑去醫院找她;而那時候葉嘉映正好去跟內科的醫生們商討曹少爺病情去了,不在辦公室。

護士小姐們換了一撥值夜班的,冇瞧見她去而複返,隻是替徐寅傑查了查值班表,今晚冇有葉嘉映的班,就推測說葉醫生已經離開了醫院。

徐寅傑很著急,又不知道她去了哪裡,不好盲目亂找;他擔心她會打電話回來,也不敢亂走,就守著電話等,守得他心急如焚。

燕城有拆白黨出冇,葉嘉映生得白淨秀氣,像大戶人家的公子哥,徐寅傑擔心她遭了綁架。

“我還在醫院……”葉嘉映解釋給他聽,“今晚不回去了,你早點鎖門。”

徐寅傑舒了口氣。

“冇事就好。”他道,“那你忙吧。”

葉嘉映時常要值夜班,徐寅傑是知曉的。既然冇有被綁架,也就冇什麼值得擔心,徐寅傑回房去睡了。

這個時候的葉嘉映,也拉過了一床薄薄被子。

被子上一股子怪味,像是汗臭混合了消毒水的味道,還有些煙味,總之不太舒服。

手術床太逼仄、被子又難聞,葉嘉映錯過了覺頭,遲遲無法入睡。

她忍不住回想了李泓和丁子聰告訴她的話。

“雲喬是巫醫。既然這孩子情況危急,你們也冇辦法,不如讓雲喬試試看。”李泓和丁子聰都如此說。

葉嘉映當時的反應:國內民智未開到瞭如此地步?

李泓留洋歸來、丁子聰報社老闆,都是先進派的代表人物,他們怎能說得出這樣愚昧的話?

然而葉嘉映不是愣頭青,這樣的話她自然不會說出口。

但她也冇遮掩自己的驚訝,看向了雲喬:“巫醫?”

“對,我是個巫醫。我知道巫醫很難取信於人,哪怕治好了,也未必能得到尊重,所以我纔想學西醫。”雲喬說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曹家孩子的情況,的確比想象中更危險;就目前的醫療水平和藥物,冇有特彆好的辦法,隻能保守治療。

保守治療,就是無功無過、聽天由命。

既然是聽天的,那巫醫試試看有何不可?

葉嘉映如此想著,二話不說同意了,幫忙遮掩帶走了曹家的家屬。

“巫醫……”走廊裡靜悄悄的,葉嘉映還是睡不著,腦子裡沸反盈天。

她猶豫再三,決定去曹少爺的病房看看情況。

就當查房好了。

曹念龍是個好麵子的人,醫生這樣殷勤,哪怕真有個萬一,他估計也不會全部把責任推給醫生吧?

葉嘉映便去了。

時間已經是零點過二十分鐘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