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72章

-

應寒跟眾人閒聊幾句。

隻是不太熟,薑燕瑾和徐寅傑都保持警惕,應寒感覺到了,笑道:“我家司機來了,再見諸位同學。”

雲喬同他道彆。

他一走,徐寅傑立馬說:“這個人好怪,頭髮剃那麼短!”

剃那麼短,像個剛剛還俗的和尚。然而好看的皮囊,並不受製於頭髮,應寒哪怕剃成個和尚也挺好看。

他性格溫和。

越是如此,越讓人期待他野性的一麵,簡直像個巨大的旋渦,很吸引人。

不用猜,中文係爲數不多的女生,肯定為他傾倒。

男人最清楚男人的魅力,徐寅傑有點嫉妒似的,對雲喬道:“我也去把頭髮剃那麼短,你覺得好看嗎?”

雲喬:“人家長相白淨斯文,剃了有種彆樣的氣質;你本就五大三粗,剃了就跟武僧入俗了似的。”

薑燕瑾不是幸災樂禍的人,此刻也忍不住在旁邊哈哈笑起來。

徐寅傑不滿:“五大三粗是什麼好話?你不能說我高大結實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薑燕瑾實在不忍心了,安慰徐寅傑:“你也不差,我就覺得你長得挺好。”

徐寅傑惡寒:“你走開,老子不做兔子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難得好心,被當成了驢肝肺,薑燕瑾氣得闊步而去。

雲喬撿了個樂子,回到席公館的時候還是一臉笑,實在太好玩了。

席蘭廷問她笑什麼。

雲喬就把他們的交談,告訴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聽了,淡淡瞥了眼她:“太太在學校裡,看其他男人看得這麼高興?”

雲喬:“額……學校除了男人,也冇什麼可看的啊。”

女生冇幾個。

席蘭廷:“是嗎?要不,讓他們都退學算了。”

雲喬繃不住笑,坐到了他懷裡:“我不看了,我把眼珠子挖出來。”

席蘭廷的手指,輕輕摩挲了她的眉眼,又在她眼睛上輕輕落吻:“太太的眼珠子,還是長在眼睛裡最好看。”

他吻了吻雲喬的鼻子,然後下滑,想要去親吻她的唇。

隻是很突然的,他後背一緊。

疼痛突如其來。

雲喬隻感覺他抱著她的手臂收緊,肌肉緊繃,額頭刷的見了冷汗。

“你是不是痛?”她嚇得不輕,從他懷裡坐起來,“藥在哪裡?”

席蘭廷指了指茶幾下麵。

雲喬急忙去找藥,尋到了藥瓶全部倒出來,往他嘴邊送。

席蘭廷艱難張開口,硬生生把藥片吞下去。

雲喬又急忙倒了杯茶給他。

一陣陣劇烈的疼痛,讓他意識有些模糊。雲喬遞過來的茶杯,他咬住時候不知道鬆勁。

直到他聽到雲喬的驚呼。

他生生把茶杯咬下一塊,碎瓷割破了他的唇,鮮血湧了出來。

他吐出碎瓷,抿了抿唇。

雲喬站在旁邊,無能為力。施加密咒隻會讓他更痛,她幫不上忙。

現在要等西藥慢慢起效。

李泓說過,那些止疼藥的作用越來越微弱,正在對他失效,所以他需要新研製的藥。

雲喬隻能抱著他。

他的手臂失控,幾乎要勒斷雲喬的肋骨。

良久,他終於緩過來一點。

他額頭抵著雲喬的肩膀,將她肩頭汗濕;而他渾身像淋了雨,衣衫從裡麵濕透了,慢慢沁出來。

嘴裡破掉的皮,很快就好了,外物無法真的傷及他。

“叫人放熱水,我要去洗個澡。”他的聲音很輕很輕。

雲喬的手指,摩挲著他的肩胛骨處,想起以前看到他肩胛骨處的青灰顏色,還好奇了很久。

“好。”她應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