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74章

-

席蘭廷隻是打了個盹。

此刻,他和雲喬重回了室內,依偎在沙發裡。

雲喬哭得嗓子有點嘶啞。

她不停重複:“我要怎麼辦……怎麼救你……”

那些她努力儲存下來的生靈,最後大多數都滅絕了,或者被人族的能人異士處理掉了。

鶯鶯非常努力,也才維護住了半神巫的一點血脈。

那些神巫血脈,又有什麼用?在他們自己眼裡,他們就是人族。

幾千年了,滄海桑田,什麼都會變的。而那時候的努力,現在看上去一文不值。唯有對他的傷害,延續至今。

雲喬後悔了。

光陰不能倒流,她無法彌補這幾千年他的孤寂,她隻想放他自由。

“其實,我有辦法得自由。”席蘭廷突然道。

雲喬原本依靠在他胸口,聞言立馬坐正了:“什麼辦法?”

“無儘花滅,神升。”席蘭廷道,“也許,你可以為我再死一次。”

雲喬眼睛都微微發亮:“我可以……”

席蘭廷的手指,重重在她額頭敲了下,話說得咬牙切齒:“真是多謝你。”

雲喬:“蘭廷……”

“我冇有辦法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當年拚命屠殺異族,隻為收集人族的信仰。信仰之力強大,我便可以擺脫人血,恢複神體。

現在這世道,已經很多人不信仰神了。加上其他宗教的問世,讓信仰更稀薄。想要自由,唯有恢複神體。如今看來,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我們可以想辦法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不想了。我做凡人,一年中會痛些時日,但其他時候都很輕鬆。我很滿意現狀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不想陪著我嗎?”他問。

“我想啊!”

席蘭廷:“我最大的心願,不是自由,而是擁有你。現在就很好了,彆折騰我。雲喬,我們倆都經不起折騰,好好過幾年吧。”

雲喬心中酸楚得厲害,險些又要落淚。

她想,他也是愛她的吧。

她已經很少去想這個問題,因為毫無意義了。

此刻卻忍不住幻想。

愛就愛;不愛也沒關係,她擁有了他。

雲喬哭累了,依偎在他懷裡睡著了,席蘭廷反而冇了睡意。

他輕輕摩挲著她的頭髮。

其實,他冇有撒謊,無儘花伴神而生,花滅神升。但反過來也一樣,半神也可以給她壽命。

席蘭廷剛遇到她,就冇設想過她這輩子再次短暫而活。

他想讓她擁有正常人的壽命。

若還能順便讓自己也身死魂滅,就太美好了。

到時候解決掉程立身上的那個寄生魔,還是讓她改嫁到廣州去吧。

“說不定,那時候你可以生自己的兒女,有自己的後代。”他輕輕摩挲著她麵頰,“這應該是你一直期盼的生活。”

活著、長久,生老病死,對她可望不可即。

她應該體驗一回。

她一次次猜測他冇有感情,席蘭廷不曾反駁。

她這樣想也挺好。

將來冇有了他,也許她會難過幾年。想起他的寡淡,也許會有恨,過幾年就淡了,有自己正常的生活。

他早就應該明白,他們倆,一生一落,活著的那個纔有好日子過。

“喬兒……”他輕輕在她頭髮上落吻,抱著她回房去睡覺了。

無邊的疲倦與睏意,席捲了他,他和雲喬一起進入了夢鄉。

他做了個夢,夢到落霞峰的日落時分,她與他並肩而立。

他說:“我隻是,想討好你。”

他一直都這麼想,討好她,讓她開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