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75章

-

翌日,席蘭廷親自送雲喬去上學。

雲喬冇耽誤唸書,一上午心無旁騖,不肯多想其他事。

中午吃飯,她邀請兩位女同學參加她的生日聚會。

兩人自然很高興。

雲喬又道:“送生日禮不要太貴重,你們倆送我一支普通鋼筆就行。”

兩位女同學都忍不住笑。

雲喬是不想任何人破費,收到一堆冇什麼用又昂貴的禮物。

旁人送禮花錢了,心疼;她收到了不喜歡,心煩。

還不如說清楚,既然是朋友了,自然不會介意這點直白。

席蘭廷下午又來接她放學。

問起她想要什麼禮物,雲喬便道:“你送我一把刀,鋒利的就行,不需要什麼珍藏名品。刀這種武器,隻是個工具,想要刀法好,得使用的人自己有本事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太太的要求太離譜,然而席蘭廷還是點頭答應了。

次日,雲喬放學回家,就拿到了他的禮物,一把好刀。

刀長一尺,窄而薄;刀鞘是上等牛皮,毫無點綴;刀柄上纏繞紋,十分趁手,頂端點綴了一粒不大的黃寶石。

拔刀出鞘,刀身是烏沉沉的顏色,看上去很不起眼。

席蘭廷向她介紹:“這是督軍的藏刀,我特意去買來的。他說是赤烏石練成,所以看上去不太亮,但很鋒利。”

赤烏石是古代的叫法,大概是某種很稀有的鐵礦石叫這個名字,鍊鐵打造出了這把刀。

“……督軍這把刀,是旁人送的,他珍藏好些年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想找個東西試試,正好旁邊有個花瓶。

她隻是想看看如何,就往花瓶上一插。結果,很順利刺入了瓶身。

她微微睜大了眼睛。

拔出時,花瓶裡的水流如注,弄濕了地毯。

席蘭廷微微擰眉,隻感覺自家山大王一日不打就要上房揭瓦。

“好厲害的刀。”雲喬笑道,“多謝了,我很喜歡。你花了多少錢?”

“跟督軍做買賣,不需要花錢。”席蘭廷說,“他自然有他的安排,我過些時候要去趟北平,替他做事。”

雲喬瞭然。

她還是很歡喜,找了一塊布,細細擦拭刀身,擦得乾乾淨淨再放回刀鞘。

花瓶裡的水把地毯弄濕,席蘭廷帶著她出去吃飯,吩咐席尊重新換地毯。

雲喬非要把刀帶上。

“帶,哪有山大王不帶刀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又開始要受冷嘲熱諷的待遇了嗎?

“生日宴安排在哪裡?”雲喬隨意閒聊,心情很好,把刀掛在腰側,“是找個彆館,還是飯店?”

“你想在哪兒?”席蘭廷問,“兩邊都有準備,你隨便挑一個就行。”

“我要請我兩名同學,還有其他朋友,總共有幾十人,不太適合包個飯店,不如就彆館吧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點頭:“行,長安會派人安排妥當。”

雲喬挽住他胳膊。

他們倆在街上吃了飯,又隨便逛逛。

然後就瞧見一個男人,懷裡抱著一個男孩子,疾步往前走。

男孩子大哭大叫:“放開我,放開我!”

男人在男孩子後背重重拍了一掌:“就知道玩,回家吃飯!”

“我不認識你,放開我!”

看上去,無非是淘氣的孩子,和脾氣暴躁的父親。

雲喬卻快步過去。

她速度極快橫跨了馬路,擋住了男人的路。

她生得極美,在路燈照耀下,彆有風情,笑盈盈看向了男人和孩子:“這是做什麼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