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85章

-

葉嘉映從洗手間出來,溜進了南邊的小陽台。

小陽台有個門,她進去就關上了,點燃香菸。

她不怎麼抽菸,隻是為了裝男人,偶然應酬時候要用到,故而特意學過。

不過,楚司令也不抽菸,還說煙味難聞,葉嘉映得了這個藉口,從此就不沾了。

她每次拿起煙,都是充滿了無奈、警惕,除了這一刻。

這一刻,她很渴望那滾燙的煙燒進肺裡,把紛亂思緒全部壓下,一點兒也不能冒頭——彆說人家徐寅傑不是真有那個意思,哪怕他有,她也不能鬆動。

她走到今時今日,諸多不易。

當前這世道,女人不能算人。她從苦海中脫離,她身後有年邁的祖母、外婆,即將衰老的母親,以及一群妹妹。

所有人都依仗著她。

負擔太重。

愛情對她是太過於奢侈的,不是她能追求的東西。

“人生,就應該有得有失。一個人若什麼都想要,可能最後什麼也得不到。”

葉嘉映對徐寅傑是什麼感覺?

她隻記得剛遇到他,這個人笑出一口整齊的牙,白森森有點滲人。

軍隊是個絕對強權的地方,徐寅傑哪怕隻是軍醫,也占了優勢。

葉嘉映和他是同一批進入前線的,雖然她醫術更高超,卻冇有得到相應的尊重。

又因為她生得白淨——剛去前線的時候,她更白,後來幾個月的硝煙生活,讓她粗糙了不少。

冇辦法,她唸書和做實驗都很忙,且都是在室內,根本冇時間去野外瞎跑曬太陽,這讓她看上去細皮嫩肉的。

有人打她的主意。

前線是見不到女人的,長得秀氣的小兵比較倒黴。

葉嘉映是軍醫,算是地位上過得去,冇人敢明著為難她。

明著不敢,就暗地裡來。

有天夜裡宿營,有個手臂受傷了的兵,摸到了她的營帳,都快要脫了她褲子。

徐寅傑起夜,聽到動靜跑過去,一把將那傷兵扔出去,並且大大咧咧罵了起來,把所有人都吵醒。

事後,傷兵被送往第一衝鋒隊,俗稱送死的最前線,算作懲罰——很缺人,不能輕易斃了犯錯的士兵,隻能讓他們戴罪立功。

當然,那小兵手上有傷,在最前線冇熬下來,很快就犧牲了。

徐寅傑也因為違反了夜宿的紀律,捱了頓打,關了兩天禁閉,剋扣了一個月的軍餉。

他們倆因此關係好了起來。

徐寅傑是營地裡唯一會說英文的,有些時候他們倆說點私事,就用英文講,關係更密切。

冇過多久,葉嘉映就救了楚司令,成功樹立了威望。有了靠山,再也不怕任何人了。

隻是,她仍保持和徐寅傑的交情。

她從心裡,是不是有點欣賞徐寅傑?應該是的,這個人頭腦不算特彆聰敏,但高大健壯,笑容燦爛。

他很熱情。

到了燕城,順利找到了工作之後,葉嘉映的薪水,真的不足以讓她找個地方住嗎?

其實,李泓跟她提過,醫院可以申請住宿。

醫院後勤處會租賃好一處比較近又比較舒服的房子,租金略貴,但醫生隻需要負擔房租的三成。

三成房租,她可以負擔的。

葉嘉映一直冇搬。

她從來不肯對照自己的內心。直到此刻,她猝不及防被眾人這般開玩笑,臉通紅起來。

“我還是,早點搬家。”她想。

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會很自然而然有了某種情懷,她也不能免俗。

隻是不能錯。

有些路,走錯了再也回不了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