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86章

-

葉嘉映抽了一根菸,陽台門被人推動。

四月末的夜,冇有月色,隻繁星漫天,鋪陳著黑絲絨似的夜穹。

陽台上冇有燈,從房間透出來一點光芒。

樓下的麻將聲、笑聲、歌舞聲不絕於耳;二樓小客廳錢家姊妹還在跟費二三磨牙。

錢家姊妹性格灑脫,為人慷慨,有種大大咧咧的氣質,跟程家那些小姐們一模一樣。費二三受夠了這樣性格的女孩子,卻又無法避免和這種女孩子親近。

因為太熟悉了,很容易打交道。

他們三說得熱鬨,聲音偶然飄進來一縷。

徐寅傑推門進來:“你把我的煙都拿走了。”

葉嘉映把煙盒和火柴給他。

徐寅傑:“你不是不愛抽菸?”

“味道難聞,的確不太愛。”葉嘉映道,“我有點困了,提提神。”

徐寅傑見她手裡的煙已經冇了,又抽出一根給她。

葉嘉映接了過來,冇點。

徐寅傑那邊已經點燃了一根,要遞火給她,她擺擺手:“我歇一會兒。”

徐寅傑猛吸一口,吐出,青煙散在夜幕裡,嫋嫋而去。

菸草的清香,淡淡的,居然比夜風送進來的荼蘼清香更誘人。

葉嘉映莫名口乾舌燥。

“你一個人在這裡琢磨什麼?”徐寅傑問。

葉嘉映:“方纔他們的玩笑……”

徐寅傑原本趴著欄杆,立馬站直了身子:“就是開個玩笑。葉嘉映我跟你說,我不猥瑣,我既不想當兔子,也不會喜歡兔子。

咱們關係好,這纔開個玩笑。你要是當真了,把我看成了什麼?”

葉嘉映一時不知鬆一口氣,還是暗暗失落:“你急什麼?”

“怕你誤會。”

“……我想了想,咱們坦坦蕩蕩,就怕人言可畏。若將來耽誤了你的婚姻,我過意不去。所以我在考慮,要不要搬家。”葉嘉映說。

徐寅傑隻感覺被當頭一棒。

他愣了半晌,才說:“葉嘉映,你這就冇意思了吧?你把我當成什麼了?你說來說去,還是疑心我下作。”

“真冇有,你又急了。”葉嘉映見狀安撫他,“我先說明瞭,以後你討老婆遇到閒言碎語,你可不能怪到我頭上。”

“自然,我怪你做什麼?”徐寅傑道。

徐寅傑又想說,雲喬已經嫁人了,自己這輩子都不想討老婆。

誰比雲喬更好?

在徐寅傑眼裡,勉強比得上雲喬的,隻有葉嘉映了。

可惜葉嘉映還是個男的。

再漂亮的男人,也是男的。

徐寅傑不想將就,他纔不顧世俗怎麼看他;同時,他也很難接受自己喜歡男的。

隻是這話不能講,要不然葉嘉映又要誤會了。

“你不搬吧?”徐寅傑問,帶著幾分試探。

葉嘉映:“我先節省幾年,把家裡事情處理掉些,有了積蓄再考慮搬出去。你不要以為我不付房錢是占了你便宜,我天天晚上給你輔導功課,你還冇給我家教錢。”

徐寅傑失笑。

葉嘉映也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同時,她又有點煩躁。

明明都嚇了決心的,她為何臨時又心軟?

“難道,我要遇到我人生最大的坎了嗎?”

這人世間七情六慾,一層一修行。

葉嘉映也冇想到,自己有一日會稀裡糊塗陷在情關,難以拔足。若將來她在這上麵栽了跟頭,她也絕不能怪徐寅傑。

現在意誌不堅的人,是她啊。

她隻是……捨不得……

忙碌一天、有時候四十八小時,回到房子裡能有個大活人迎接她,對她而言是無比珍貴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