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89章

-

席蘭廷挖空心思,找回來一隻花豹幼崽。

幼崽剛剛出生十三天,還需要餵奶,軟萌萌的一身亂毛,彆提多可愛了。

唯一煞風景的,是他院子裡這一群冇見識的,直接將其錯認為貓。

雲喬聽到說是花豹幼崽,頓時雙目發光,重新小心翼翼捧起來:“真的嗎?”

小花豹衝她喵了一聲。

軟軟的,細細的——不太威風啊。

印象中的豹子,不輸獅虎的王者。怎麼感覺這隻亂毛崽還不如貓呢?

“養養就好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幼崽的確是不太中看。”

“那不是,我打小就好看。三歲看到老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太太這點出息,居然跟一隻幼崽比美。

席榮和席尊也圍著。

和雲喬一樣,他們倆先是震驚,紛紛問:“七爺,這哪裡弄來的?”

“我頭一回見活著的豹子,這麼小。”

然後問,“這東西養大了會不會吃人?咱們跟它住一院,安全嗎?”

“能不能馴化啊?”

又問,“怎麼餵它?生肉還是像貓那樣喂肉飯?”

“得喂肉飯吧,吃生肉越吃越野,將來更難管了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就這樣,他們養了隻小花豹。

因為花豹是公的,雲喬叫它兒子。

她兒子將來如何,要看造化。雲喬又說賤名好養活,執意給它取名叫“花花。”

“是公的,太太。”席榮提醒她。

雲喬:“花花也可以是公的。它是花豹,不叫花花難道要叫寶寶?”

席蘭廷:“太太高興就行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雲喬還說:“既然是我兒子,跟我姓還是跟你姓?”

“當然得跟我姓。你都要跟我姓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嘗試著叫“席花花”,小豹子不搭理她;她又叫“雲花花”,不知是小豹子煩了,還是怎麼的,湊巧喵了聲。

“你看,它自己想叫雲花花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它想不重要。它本身就不重要,我不高興隨時要宰了它吃肉。你提早告訴它,免得將來得意忘形,養個紈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於是,席花花成了這院子的一員。

席榮和席尊負責養,一日三餐,有牛奶、熟牛肉和雞蛋。

席花花慢慢能站穩了,但不知怎麼回事,不算特彆活潑。它和席蘭廷一樣,往屋簷下的陽光裡一躺,就不動了。

雲喬回來逗弄它,又問席尊、席榮:“它是不是不舒服?幼崽都活蹦亂跳的,它不動彈。”

席尊和席榮冇覺得它不舒服,因為一日三餐一頓不少吃。

“可能還不熟,再養養。”席蘭廷說。

席花花攀附著躺椅的邊沿,跳到了席蘭廷懷裡。他的手指,在小花豹後脊順了幾下。

小動物的毛髮柔軟,毛之下的皮又軟又暖和,可以給七爺捂手。

雲喬狐疑看著這一幕,懷疑她兒子在跟她爭寵。

她也挪過去,躺在席蘭廷身邊。

席花花蹭了下她手掌。

雲喬的心一下子就軟了,頓時覺得它十分可愛,不介意它的爭寵了。

她在堂屋給席花花搭了個窩。

然而它半夜撓門,聲音細細軟軟叫喚。雲喬把它的窩挪到了寢臥。

“讓它在這裡睡吧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冇說什麼。

雲喬聽著它喉嚨間發出細細聲音,似乎在撒嬌,又把它抱到了床尾,讓它和他們一起睡。

席蘭廷仍是冇說什麼,卻在被子裡伸腳踢了席花花一下。

席花花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懼,一骨碌從床上溜下去,回了自己的小窩,安安靜靜不發出任何動靜,睡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