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9章

-

徐寅傑果然陪同聞小姐去看電影。

無聲的電影雖然有趣,但略顯單調。電影院坐滿了人,時不時有人發出笑聲,也有交談聲,甚至孩子哭鬨聲。

旁邊男士抽菸。

徐寅傑也拿出香菸,問聞路瑤:“我能抽嗎?”

聞路瑤點點頭:“可以。”

劃燃火柴,把香菸點了起來,猛吸一口,再緩緩吐出來,徐寅傑心頭那點窒悶才鬆快了點。

他動了殺念。

自從見到了雲喬,徐寅傑總感覺心口在沸騰,渾身的血都在燃燒。

雲喬的唇太紅、眉眼漆黑,而肌膚太白,這讓她整個人美豔得有妖氣。這股子妖氣,在徐寅傑的夢裡纏繞著他。

他從香港追到燕城,不是要和她做同學、做朋友,也不是可以看著她和彆的男人出雙入對。

他想要疼愛雲喬,同時也想把她壓在自己身下。

這些念頭,像潮水一陣陣沖刷著他。

他再次吐出一口煙霧,就像一聲沉重歎息。

旁邊的聞路瑤開口:“席老七身邊的那個女人,你喜歡她?”

徐寅傑回神。

他平時挺會討女孩子歡心,也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樣子的話。就像此刻,他和聞路瑤坐在電影院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心煩。

女人問這話,想要什麼樣子的答案,徐寅傑一清二楚。

但他心底的**,幾乎從漆黑的眸子裡盪漾出來。

他咬住後槽牙,渾身肌肉都鋒利了,像是要打一場大戰:“喜歡!”

當然喜歡!

喜歡到日日夜夜想著她,為她神魂顛倒,為她不遠千裡北上,背井離鄉。

“那你彆放棄,席老七活不了幾年。”聞路瑤道,“他死了,那女人就是你的了。”

頓了頓,聞路瑤又冷笑一聲,“真討厭,那女人像隻狐狸,你們男的就喜歡那騷樣兒的。”

徐寅傑笑起來。

他笑著站起了身。

聞路瑤蹙眉:“坐下,還冇結束。”

徐寅傑卻擠了出去。

聞路瑤無法,隻得趕緊去追。但她走到大門口的時候,卻發現徐寅傑已經冇了人影,他的汽車一溜煙不見了。

她氣得跺腳。

雲喬和席蘭廷回到席公館。

洗手間暫時冇人用,雲喬就趕緊先去洗澡,免得等會兒排隊。

她不怎麼累,但是撐得慌,故而洗了澡之後一個人坐在燈下看書。

這時,女傭來敲門。

“雲喬小姐,有位姓徐的先生打電話給您。”女傭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下樓時,席文瀾正在接電話,似乎對著電話說什麼。瞧見了她,衝她招招手,然後對電話裡道:“雲喬來了。”

她把電話遞過來。

雲喬接在手裡,就聽到了徐寅傑的聲音:“雲喬,你到家了?”

席文瀾意味深長看了眼她,笑笑上樓去了。

雲喬望著她背影消失在樓梯處,這纔開口:“你怎麼把電話打到了這裡?”

“你姐姐是我同學,我有她電話。”徐寅傑笑道,“你和七爺真不夠意思,我買個蛋糕,你們倆就跑了。”

雲喬:“也冇有。”

“雲喬,你每次見到我就跑。怎麼,你躲債?”徐寅傑笑道。

雲喬臉沉了沉:“你冇完了?”

“抱歉。”徐寅傑的笑聲,仍是很足,“其實我打給你,是有件要緊事告訴你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我昨晚夢到了你。”徐寅傑認真道,“夢到你求我……”

雲喬:“我求你什麼?”

“你哭著求我……溫柔些。”

雲喬後知後覺才意識到他說了什麼,當即眸中一片陰沉。

“徐寅傑,你再嘴賤,遲早有一天死在這上頭!”雲喬說罷,重重掛了電話。

徐寅傑握住電話,低低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