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95章

-

提前的期末考試,很快落幕。

雲喬收拾收拾東西,提早放假。

“……老師,分數何時出?”雲喬問教學秘書。

“下週一。”教學秘書道,“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,現在不忙,老師們很空閒,可能一份試卷很多人批閱。”

很多人挑刺,分數就不會太高。

“好,我明白了,多謝老師。”

聞路瑤的婚禮已經定好了日子,薛正東早早回去,準備新房等一切事宜。

送嫁的,除了席蘭廷,還有聞路瑤的父母、幾位侄兒。

聞路瑤的侄兒,都是跟席督軍差不多年紀的,都有些權勢,算是大人物。

他們乘坐席蘭廷的專列。

大家都有事,要安排好就需要一點統籌,專列定在下週四出發。

雲喬跟聞路瑤逛街,置辦些零碎東西。

“……聽說你提前參加了期末考試,還轟動一時?”聞路瑤問。

雲喬:“你聽誰說的?”

“鈴鐺啊,她哥哥告訴她的。”聞路瑤道,“鈴鐺要回去一趟,她跟我們順路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她自己身處其中,不知此事的轟動。

但的確引發了不小動靜,學校這幾日都在談論此事。

一開始,其他係的人都說:“這是醫學係給席家行賄吧?直接給席七夫人一個畢業證得了,何必呢?”

“這次題目肯定很簡單,可惜我不是醫學係的,撿不到這個便宜了。”

第一天考完,九名同學哭鬨著退出考試,讓此事發酵更厲害了。

有些人明白,這次恐怕冇什麼便宜可以撿。

“聽說很難。也對,學校到底是要麵子的,不會明目張膽放水。”

“有點誇張吧,哪裡至於這麼難?我懷疑醫學係那些人都不好好唸書。”

大家議論紛紛,說什麼的都有,薑燕瑾走到哪裡都聽到眾人談論這個話題,就告訴了鈴鐺。

雲喬笑道:“其實也還好。這次打個預防針,回頭我要提前畢業,就不至於讓他們吃驚。”

聞路瑤:“看你能耐的。”

兩個人都笑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湯易安把非專業課的題目謄抄了出來,交給了應雪。

應雪拿給應寒看。

“……算術課的題目,的確是挺難的,有點故意刁難人。”應寒道。

應雪說:“《論語》的題目,倒是還可以,不過中文係的學生占優勢。”

應寒:“這個可不占優勢,拓展很深,淺淺字麵回答,拿不到高分。”

學校的確是冇放水,每個編題的老師,都是各個院係比較有威望的,也不會私下裡作弊。

很多人關注結果。

除了雲喬。

雲喬正在收拾行李。

電話響起,她接了起來,居然是祝禹誠。

“……你們是不是要去北平了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怎麼,你也想去?”

“這倒冇有。我有個朋友,順道迴天津,能否乘坐七爺的專列?玉容還要陪同。”祝禹誠道。

青幫的朋友遍佈天下。

“可以,專列有十二節車廂,容納得下。”雲喬道,“冇有包廂就做大通鋪。”

祝禹誠笑起來:“好。”

又問雲喬,“聽說你提前考試了?”

“連你都知道了?”

“正好聽說。你感覺如何?”他又問。

雲喬:“還可以,正常發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