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97章

-

雲喬的期末考試,圓滿收官。

那些妄圖占便宜的同學,全部淪為了陪襯,讓雲喬這次期末考更有說服力。

十二名學生中,隻兩位全部及格,其中一位是湯易安。

剩下十人,多多少少有不及格的,個個都很慘。

醫學會和醫學係管事的人商量一番,覺得應該網開一麵。

“學校是教書育人,培養大過於苛責。”

哪怕是犯法了,也要“教育”,並不會立刻就坐牢或者殺頭。

“誰願意公開寫一份道歉聲明,表示自己提前考試的決定輕率,願意承認過錯,這次成績就作廢。”教學秘書通知眾人。

班上氣氛一下子活絡了。

和不及格相比,道歉書真不算什麼大事。

幾位同學紛紛要寫。

還有一位僅次於湯易安、全部及格的同學,他也打算寫,真正的期末重新考,因為他需要獎學金。

倒是湯易安,現在還是騎虎難下。

“湯易安會不會也重新考?”

“他這個成績,前二十名都難。一旦計入學檔,就是一輩子的事,我覺得他會重新考。”

“那他太丟人了。從此,他再也冇資格跟雲喬比了。”

“早就比不了了,這次隻不過更明顯一點。他圖什麼呢?要是我,我就絕不會如此丟臉。”

湯易安那邊,也在沉思。

應雪召集了幾個同學,公然在班上勸說湯易安重新考。

“……這不是一時意氣,這是成績,將來畢業時要看的。”

“何必要爭閒氣?”

湯易安自然還推辭:“已經考過了,願賭服輸吧。”

“這不是賭,這是前途。”

幾名同學在應雪的攛掇下,痛心疾首,勸說湯易安重新考。

湯易安“被迫無奈”,自己說:“我也不能辜負了你們的好意”。

他也寫了道歉書,申請重新考了。

班上雖然聽到了他們的談話,卻也嘩然。

“陳鋒什麼時候這樣熱心了,勸說湯易安的時候,好像湯易安是他至親似的。”

“做戲罷了。”

“湯易安這個人,不值得深交。他要是認慫,偷偷去寫了道歉書,我倒是佩服他。現在搞這麼一出,滑稽可笑。”

應雪一直勸湯易安。

“……成大事者,不要計較流言蜚語。”應雪道,“好成績纔是根本,要分清楚主次本末。”

又說,“你期末好好考,說不定就超過了雲喬。”

這些事雲喬不知道,她也不是很關心。

哪怕重考,湯易安不如她也是事實,他彆想翻身。

至於應雪,她在這中間攪合為了什麼,雲喬也不感興趣——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做雲喬的對手。

荼蘼不爭春,花期一直延續到盛夏。

離開燕城這日,火車站的籬笆外麵,種滿了荼蘼,空氣裡都是花香。

雲喬懷裡抱著她的兒子席花花,跟在席蘭廷身邊。

同行的除了督軍府兩位參謀、聞家的人、聞路瑤和她父母、家裡管事,還有薑燕羽、祝禹誠的客人邱老闆,陪同著邱老闆的歌女玉容。

玉容出遠門,她的兩名隨從程回和費二三就跟著。

除此之外,還有薛正東的表妹。

薛正東在兩週前回去了。他一個人出門,身邊隻帶著隨從,實在不方便帶著表妹,就讓她留在燕城。

薛正東的原話是:“我們回燕城還要擺酒,到時候你再參加,也是一樣的。”

但羅暖還是要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