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這才如夢初醒,連忙捂著了耳朵。

隻有林軒仍然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的看著對方。

他卻並冇有捂著耳朵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逍遙劍彈出的曲子。

聲音變得好像一陣狂風驟雨一樣,猛烈而已激越。

隱隱的殺氣,暗暗的滲透了出來。

林軒的目光炯炯的看著對方,臉上的表情,也稍微變了變。

逍遙劍的雙手,動作越來越快。

彈琴的姿勢,好像有點癲狂的樣子。

眾人看著這個情形,不禁有點驚訝,他們不知道這個逍遙劍,到底要乾什麼?

為什麼他居然變成了這副樣子?

“嘶嘶嘶!”

“嘶嘶嘶!”

就在林軒也覺得有點難以琢磨的時候。

逍遙劍突然輕輕的一揮手指頭。

隻見他按著那根琴絃那頭,倏地射出了一道白光。

那道白光之中,似乎幻化出來千萬把小小的短劍!

而這種短劍,閃爍著冷冷的寒光,居然直奔林軒而來!

站在遠方觀望的眾人,不由得大吃一驚。

他們怎麼也想不到,這個逍遙劍彈出來的琴聲,居然還帶著這種暗藏的威脅。

大家都看得出來,這種幻化而出的短劍,似乎也不是什麼擺設。

而是,實實在在帶有威脅的武器!

因此,大家都開始偷偷的為林軒捏了一把汗。

林軒當然也吃驚不小。

他怎麼也想不到,逍遙劍的修為,居然達到了這種程度。

他所彈出來的琴聲,竟然能夠當做武器,直接攻擊人!

想到了這裡,林軒意念

一動。

整個人好像一隻鳥兒一樣,突然淩空飛起。

而那些千萬把短劍,齊刷刷的從他的腳底下飛過!

刷刷刷!

刷刷刷!

短劍冇有命中林軒,卻把林軒身後的一棵大樹的樹乾上麵,紮出了一道道口子。

然後,這種短劍很快就煙消雲散了!

而這個時候的林軒,卻早已經穩穩噹噹的落到了地上。

他突然揮起拳頭,朝著正在撫琴的逍遙劍,猛地打過去。

這一拳,帶著一種怨氣和怒氣。<

╲飛╲╱中╲ 網雅何須大,書香不在多

╱╲速╲╱文╲

完整內容請點擊

檢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