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。

上車前,喬戀下意識望了那個名叫劉湘的女孩一眼,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勁。

她和墨時謙一起坐在後排。

輪椅被收走,放進後備箱裡。

事到如今,真相眼看馬上就要揭開,喬戀反而平靜下來,心情冇有原先那麼澎湃和不安。

兩人都閉口不說話。

誰都不願意由自己來提起那個不愉快的話題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。”

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轉過身。

墨時謙眼底略過一道細碎的暗芒,聲音低沉,“你先說。”

喬戀抿了抿唇,“算了,等鑒定結果出來,再說吧。”

她的臉色,看起來有些蒼白,卻強顏歡笑的硬是擠出一抹上揚弧度。

墨時謙從她眼中看到了許多情緒,有著對未知結果的揣測,有不安,有惶恐,甚至還有驚懼。

墨時謙的喉口,彷彿被一雙手掐住,分明想說些什麼,卻又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和她相比,他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表麵的泰然自若,不過都是強裝出來的。

因為他明白!

一旦親緣鑒定結果出來,如果喬戀和周家有血緣關係,那麼他們之間,就要做個決斷。

墨時謙閉了閉眼睛,試圖將所有雜念拋出,可腦海四周,卻有許多道聲音魔怔般響起。

“小魚是怎麼慘死的,你難道忘了?”

“為了區區男女之情,你居然背信棄義,你的底線,你的良知呢?”

“小魚死的好慘啊,你怎麼能和人販子的女兒在一起!”

全是諸如此類的話。

墨時謙伸手捏住眉心,強迫自己靜下心來,過了半響,重新睜開雙眼,清冷的聲音就這麼不帶有任何一絲情緒地響起。

“我這邊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,不能陪你去醫院!不過,我會讓秦洲和保鏢跟著保護你,樣本送到鑒定科後,你就去外科再處理一下傷口。”

喬戀點點頭,“好!”

他們兵分兩路。

墨時謙帶著兩名保鏢回酒店。

她在秦洲和三名保鏢的陪同下,前往醫院。

目送喬戀所坐的車子越來越遠,墨時謙這才低頭,鬆開自己一直輕微發抖的右手手腕。

陸重的簡訊,他也是纔剛剛看到。

他此刻正好需要做點其他事情,來轉移注意力,便直接撥通黎敏珠的號碼。

“時謙。”

黎敏珠像是在等著他這通電話似的,不過剛撥通,就被接起。

墨時謙也不兜圈子,開門見山,“曲今瑤是怎麼回事?”

黎敏珠呼了口氣,她現如今有把柄在曲今瑤身上,既然做不到心狠手辣的除之後快,就隻能儘可能的息事寧人。

“是我的主意。”

黎敏珠的聲音很溫柔,像涓涓細流,為了讓這件事更具有合理性,她隨意編了個藉口。

“前幾天,我在逛街時突然暈倒,當時周圍有那麼多人,隻有曲今瑤上前扶起我,把我送去醫院,為了感激她,我決定幫她重回寰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