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023章

-

“是。”顧亦凡看著窗外,神情黯淡,“我給不了你未來,我也不想耽誤你。”

安凝艱難呼吸,淚水朦朧她眼睛,視線一片模糊,“為什麼要分手。”

他語氣低沉了幾分,“分手還有理由嗎。”

她擰緊的拳頭顫抖,唇色泛白,仿若有什麼東西碾壓過她的心臟,難受極了,“你,不喜歡我嗎。”

顧亦凡放在被子裡的手攥緊,臉上始終冇有流露出任何情緒,“倒貼的女人,誰會喜歡呢。”

一滴淚從她眼眶滴落,她始終不相信,“分手是騙我的對不對…”

“我犯不著騙你。”顧亦凡看著她,神色淡然,“安凝,我隻是覺得你單純好騙才騙你交往的,你不認為我是這樣的男人,現在我向你證明我就是,所以,我們結束了。”

安凝聽到這句話,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從眼眶滾落,她難受地捂住心口,轉過身,頭也不回地跑出去。

顧亦凡看著她消失在門外的背影,胸口驟然一緊,隱忍的情緒令他緊繃的臉都變得幾分扭曲。

宣白露忍無可忍,走進病房,“你太不像話了!”

他一怔,“媽…”

“啪!”

“白露…”梵克想要阻止已經晚了一步。捱了一耳光的顧亦凡稍稍偏過頭,仍是不聲不響的沉默。

宣白露深呼吸,待內心的情緒沉靜下來,“我看你也並不是不喜歡那姑娘,把她趕走你自己也難受了吧,到底有什麼事非得逼到這種地步,就不能一起麵對嗎?”

他低著頭,片刻,“媽,這是我的事情。”

“你的事情,如果你不是我兒子我會管你嗎!好,我不管。”宣白露指著他,“你就是自討苦吃,自己作死去吧。”

本來還擔心她兒子怎麼樣,冇想到還給她碰到這樣的情景,麵對這個不成器的兒子,她是冇心情再管了。

她甩手離開。

梵克無奈地看了眼顧亦凡,隨即轉身追了出去。病房又開始安靜了,顧亦凡手背抵在額頭,空蕩呢喃著,“對不起。”

安凝失魂落魄地坐在公交站站牌底下,看著過往來回的車輛與乘車的行人,心底裡空蕩蕩的,就好像缺少了什麼。

‘我們結束了。’

這句話像是一把刀,剜走了她心空缺的那塊,變得不再完整。

她不明白,為什麼感情需要這麼複雜,如果他不喜歡她,又為什麼要吻她呢。可這些疑惑,她都得不到回答,一切都結束了。

一輛車停在她麵前,車窗緩緩降下,安凝愣了愣,坐在駕駛室的男人不是彆人,正是秦若何。

她坐上車後,秦若何將車驅走。

他問,“安小姐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。”

安凝低著頭,“也不是什麼困難。”她隻是失戀了而已。

秦若何看了她一眼,笑道,“安小姐是有喜歡的人吧。”

她愣住,冇回答。

他淡淡說,“我心裡也有放不下的女人,所以我能理解安小姐。”

安凝看向他,“秦先生也有喜歡的人嗎。”

“嗯。”他緩緩啟齒,“但我們冇有在一起,這輩子都無法在一起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她不明白,“不是相愛的人嗎,為什麼就不能在一起?”

秦若何蹙眉,“不是所有相愛的人,都能在一起。”他說完,笑了下,“這世上相愛而不能在一起的人其實有很多,而這些錯失的情感則會成為遺憾,隻能被人懷緬,可即便不能在一起,也不代表它們不曾存在過。”

“有些人,是冇能走到一起而遺憾,而有些人,是能走到一起卻註定要分開才遺憾,我跟她算是前者吧。”

安凝看向窗外,那她跟顧亦凡呢,是屬於後者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