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063章

-

司夜爵與警察說了什麼後,警察便把程老闆給帶出來,薑笙忽然走上前,“等一等。”

警察與程老闆看向她。

薑笙走到程老闆麵前,“那天你找薑琳,她有說過什麼嗎。”

程老闆又是一怔,看了警察一眼,回答,“我讓她趕緊賠償違約金,她答應我能給的。”

“她的手機卡是你拔出來的嗎。”薑笙又問了句。

程老闆深呼吸,耐心都快冇有了,“我拔她手機卡做什麼啊,我還怕她敢再我麵前報警啊?”

“那冇事了。”薑笙說完,警察便將程老闆帶走了。司夜爵走到她身側,握住她手,“笙笙怎麼忽然問這個。”

薑笙眼眸蹙動,“出事故之前,她的手機卡應該還在,但出事故後,她的手機卡就冇了,手機即便在衝擊中摔碎,卡不可能丟,除非——”

在薑琳被撞死後,有人動了她的手機,拔出了卡。

至於為什麼要動卡,原因很簡單,抹除她的通話聯絡人。

剛纔程老闆也說了,薑琳答應他能把錢賠償給他,但薑琳向自己借一百萬被自己拒絕後,急需要錢的她,是無論如何都會再向自己聯絡。

可因為那天早上她剛給自己下,藥的事,她不可能再敢來找自己,何況她若真的喝下那些茶,她死了,薑琳就不可能還得了錢。

這一切,恰恰充分說明瞭有人承諾給薑琳錢,所以薑琳纔會做了下,藥的事情。

她回過神,轉頭拉住司夜爵的手,“對了,我想讓羅雀去營業廳查薑琳的通話記錄。”

司夜爵笑了下,“好。”

*

民租房區域。

淩曦跟著房東來到薑琳的住房,一推開門,她看到裡麵淩亂的場麵,眼底不由生出嫌棄。

房東說,“這就是薑琳住的房子了。”打量了眼光鮮亮麗的淩曦,“你真是薑琳的朋友,我怎麼冇見過你呢?”

淩曦從包裡掏出了兩千塊塞到房東手裡,“我先替我朋友整理她的東西了,您忙去吧。”

房東拿到錢,笑道,“好的,你隨意啊,走的時候鑰匙掛我門上就好。”

待房東離開後,淩曦走進房間,嫌棄地掩著嘴鼻,“明明是薑笙的堂妹,活得還真不如自己的堂姐,嘖,難怪會這麼恨薑笙。”

她走到桌前子,開始翻箱倒櫃的找東西,終於,在梳妝檯上她看到了她給薑琳的名片。

她把名片收起,“換做是你,你也會這麼做的對吧?”隨即得意洋洋地離開。

另一邊,羅雀坐上車後把營業廳列印出來的通話記錄交給了薑笙。

薑笙拿到手裡,果然看到了薑琳在生前那兩天頻繁打過的一個號碼,她把列印條給司夜爵,笑靨如花,“我家老公應該能查到這個手機號碼主人的身份吧?”

司夜爵笑了聲,摟住她肩膀,把列印條拿在手中,“能查,不過…”他挨近她半寸,索要“獎勵”。

薑笙斜眼看向羅雀,“不準偷看。”

羅雀無語,立馬扭頭看向車窗外,“不看,但是夫人您快點,我還要開車。”

薑笙吻上司夜爵的唇,司夜爵眼底笑意更濃,掌心扣住她頸側將吻加深。

一分鐘後,她臉頰通紅從他懷抽身,輕咳了聲,“羅雀,可以開車回去了。”

羅雀歎氣,他不應該在車裡,他應該在車底。

司夜爵將筆記本電腦打開進行一番操作,薑笙湊過去看,腦袋巴不得貼上他身。看到某顆毛茸茸的腦袋擋住他視線,他無奈笑,伸手將她腦袋摁在胸口處,“不要靠得太近,對眼睛不好。”

薑笙眨了下眼,抬頭看他,“知道,我就是好奇嘛…”畢竟司夜爵難得操作駭客技術這玩意,而且都還隔了幾年之久的事情。

司夜爵唇貼在她額角,“宸宸的技術應該快趕上我了吧。”

她一愣,“宸宸?”倏然坐起身看著司夜爵,“我怎麼不知道宸宸也會…”

“你以為那小子就隻會彈鋼琴嗎。”司夜爵刮下了她鼻尖,“對自己兒子,還不夠瞭解。”

薑笙都傻了,宸宸那臭小子會駭客技術,還瞞了她這麼多年,太不把她當媽看了!

很快,他查出來了,薑笙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身份資料,不由疑惑,“蘇桐是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