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197章

-

司夜爵微眯眼,“借誰。”

薑笙指向身旁人,羅雀愣了下,指著他自己,“借我?”

司夜爵身子靠向椅背,笑了聲,“笙笙借他做什麼。”

羅雀聽著有點紮心。

怎麼感覺他像是個“東西”似的,被借來借去的?

“因為我想讓他跟十七去辦點事。”薑笙繞過桌角,走到司夜爵身後,從背後環抱住他,“爸的生日隻有幾天時間了,我跟你都這麼忙,總得有人幫忙做吧。”

司夜爵見她原來還是為他父親生日的事情,眼底笑意溫柔,“好,那就借去吧。”

“夫人,我也忙啊…”

“你家爵爺給你放兩天假,你還不樂意了?”

薑笙打斷他,這傢夥,活該孤寡。

羅雀看向司夜爵。

司夜爵又是一笑,“去吧,算你帶薪休假。”

他都給感動哭了,“爵爺,我第一次,見到您這麼人性化的時候。”

司夜爵瞥向他,“再說,就冇有。”

羅雀趕緊閉嘴,識趣地離開辦公室。

好像生怕司夜爵會反悔似的。

等人一走,司夜爵將她拽到懷裡,橫坐在腿上,“十七一個人去也能搞得定,還帶上羅雀。”

他颳了下她鼻尖,“打什麼主意。”

薑笙環抱他脖子,挨近他,調笑道,“羅雀一年下來都冇幾天休息,都快變成機器人了,再不給他休息機會,他怎麼脫單啊。”

司夜爵驀地發笑,攏過她身側的長髮,“笙笙都考慮到給羅雀找媳婦了。”

她垂眸,“羅櫻的死,我一直都挺愧疚。”

司夜爵頓住,隨即摁她在懷,吻她發頂,“都已經過去了,笙笙。”

“阿夜,我希望,我們以及孩子,還有身邊的人,都能得到幸福。”

他喉嚨溢位笑,唇貼在她額頭,“嗯,一定會如你所願。”

十七在替薑笙張羅司老爺的生日宴會的佈置,薑笙說會找人幫她,看到來的人是羅雀,她眉頭皺了皺。

羅雀走進裝飾店,看了眼她挑選的裝飾,“就這些?”

“生日宴主體專用,有問題?”

羅雀噗嗤笑出聲,“要我說,如果我過生日,我絕對不用,老爺是個爺們,你挑這些又紅又紫的,不合適吧。”

十七看了看她挑選的一堆飾品,是店家說z國老人過壽都喜歡喜慶的,寓意大紅大紫。

羅雀摸著下巴打量她,“你該不會是第一次給人挑裝飾吧?”

十七環抱雙臂,冇說話。

羅雀咧嘴笑,拍了拍她肩膀,“冇事,你瞧著,我來挑。”

整個上午,都是羅雀再挑選佈置用品,羅雀好歹一直在司家長大,對司老爺的喜好還是有一定瞭解。

十七跟著他,從一家店轉移到另一家店,都說逛街是女人的天性,到他們倆這,是直接反過來了。

主要他精挑細選,稍有一點瑕疵,就換,換幾家店,不滿意,就繼續換到有滿意的東西為止。

如果是打架,打多久,她都孜孜不倦,可逛街,她就歇菜了。

羅雀見她走得慢,冇跟上,回頭看她,“趕緊的啊,不然到晚上都挑不到。”

十七深呼吸,乾脆地坐在長椅上。

羅雀想到什麼,笑了聲,環抱雙臂朝她走去,“這就累了?”

難怪她不懟自己了,原來是累得冇脾氣了。

十七咬牙,彆過臉,“你自己去。”

嘖,這小妮子還挺傲嬌的。

終於找到折騰她的辦法了。

“我自己去多冇意思,我剛查了,還有四五家店冇逛過,走吧。”羅雀心裡得意得很。

十七抬起頭,“我不去。”

“你們女人穿高跟鞋都能逛幾個小時,不嫌累的,怎麼到你這就不行了,何況,你穿的也不是高跟鞋啊。”

她冇穿過高跟鞋,主要是不方便。

十七瞪他,“我說了,不去。”

羅雀在她身旁位置坐下,“這商場裡,有一家甜筒店,味道特彆棒。”

“我不吃那玩意。”

一個牽著母親手的小女孩拿著甜筒從他們倆麵前經過,見她盯著小女孩手裡的甜筒,羅雀憋住笑。

他站起身,回頭看她,“走嗎,帶你去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