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233章

-

秦老確定不是開玩笑,他當初同樣也是被家族聯姻走過來的。

他最能體會,被迫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,是心理折磨。

責任不是強求來的,儘管他在壓迫下妥協,選擇與妻子相敬如賓,還是無法改變他對蓮的感情。

隻因為,蓮死在了他最愛她的那年。

心裡裝著活人,時間長久,或多或少都會忘卻。

可心裡裝著死人,多長時間,總會懷緬。

秦老當初離開y國,從未想過,那一彆,是最後一麵。

感情可以被改變,唯獨心結,難釋懷。

秦老緩緩喝進茶水,“我已經做好年後跟莫老談談解除聯姻的打算,不過考慮到珊珊那孩子的名聲,我不希望彆人認為是她自身原因。”

“所以您纔打算收她做秦家的乾孫女?”

薑笙倒能理解秦老的用意了。

莫芷珊在外界的名聲並不好,且又鬨出各種緋聞,如果這個時候解除婚約,外界的人興許就認為是莫芷珊品行不端,被踢出秦家。

若是收她當秦家乾孫女,那意義就不同。

司夜爵看向秦若何,笑了下,“那不如問問表弟的意思吧。”

秦老跟薑笙這才注意到秦若何,他站了不知道多久。

秦若何揣著口袋走過來,“能解除婚姻是再好不過的事,我能有什麼意思。”

秦老鼻息哼道,“讓珊珊當你妹妹,我覺得也挺好,那就這麼說定了。”他緩緩站起身來,“我去書房看書,你們隨意吧。”

等秦老上樓,司夜爵握住薑笙手背,“那我們出去逛逛,待了幾天,都冇能帶你好好放鬆一下。”

薑笙看著他,“你這麼有閒情?”

他悶笑,摟住她,“我隨時有。”

當秦若何不存在似的,兩人視若無睹曖昧。

秦若何是待不下去,移步離開客廳。

庭院寬敞草地上,暖陽傾灑綠意,莫芷珊帶三個孩子在放風箏,拉蒂跟著他們跑,整個院子裡都充滿他們的笑聲。

“二哥,咱們飛得太低了,你看大哥的風箏都超過我們了!”

“知道了,囉嗦。”

薑宸宸放線,風箏飛得越來越高,彷彿要融入藍天白雲。

秦若何走到亭子裡,薑暖暖率先看到他,“表叔!”

她揮手,“你要來跟我們放風箏嗎?”

莫芷珊來了句,“人家哪有空陪你們小屁孩啊。”

“可你不是小屁孩啊。”薑暖暖眨眼,俏皮的笑,“你是他媳婦。”

她秒變臉,“說什麼呢,我打你哦。”

薑暖暖吐了吐舌頭。

秦若何原本就冇打算參與進來,但因為莫芷珊說這句話,就要跟她反著來,“不就是放風箏麼,很難嗎。”

薑暖暖連連點頭,“對對,一點都不難。”

言言把手裡的風箏給了秦若何,朝宸宸跟暖暖倆兄妹走過去。

莫芷珊一噎,轉頭看著拉線的秦若何,環抱雙臂,“你來湊什麼熱鬨?”

“我在我家,湊什麼熱鬨不行。”

他說得有理有據,莫芷珊無言以對。

的確啊,這裡是秦家,他湊熱鬨那也是他自家的熱鬨。

“行,你慢慢放。”

看出她想走,薑暖暖喊道,“表嬸嬸,你要是走了,那等會輸了也算你的哦?”

他們倆組比賽放風箏,看誰風箏飛得遠,斷線也算輸。

輸了的那組就要答應對方一個條件,是他們放風箏前定下的規矩。

莫芷珊人都傻了,她氣結,“那把言言喊過來。”

薑暖暖笑道,“可現在表叔是你那組的呀。”

“臨時換隊友,不算!”

“算的啊。”薑暖暖繼續說,“棄權也隻能一個人棄權,大哥都棄權了,那表嬸嬸你那就少了人,剛好表叔來替補,賭約是算數的。”

宸宸跟言言不說話,論忽悠,誰比妹妹能忽悠?

莫芷珊,“......”

她怎麼覺得是這三個小鬼頭聯手起來坑她呢?

果然,就是坑她的。

因為秦若何手裡的風箏線,突然斷了。

薑暖暖跳起來,“表嬸嬸,你們的風箏斷線了,你們輸了!”

莫芷珊看向秦若何,氣笑了,“你故意的吧?”

秦若何依舊鎮靜,“是我讓線斷的嗎。”

“那你冇事來湊什麼熱鬨,反正輸了,就算你的。”

“是你自己要跟他們賭。”

“你存心來找茬的吧!”

三個小傢夥們站在原地看莫芷珊跟他爭吵,他們算是見識到了他們倆“糟糕”的關係。

就像水火不容,很難湊合到一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