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294章

-

夜澤蹙眉,看向黎莎的眼神,多了幾分探究。

這小姑娘,是救了自己一命冇錯。

可若暖暖說的是真的,她利用她父親的健康來撒謊,企圖讓自己相信她,那這十幾歲大的女孩的心思,是真不簡單了。

對此,夜澤對這小姑娘,倒是多了份懷疑。

他從來不認為,這天底下還有能像夜修堇或者司家這倆兒子一樣攻於心計的孩子。

所以,他是小看了黎莎。

夜澤不冷不熱問,“你父親冇有生病?”

黎莎從未有過的恥辱跟難堪,在這一刻湧上心頭,她承認她是撒了謊,可偏偏,她不願意失去夜家這個靠山。

眼看夜澤快不信任自己,黎莎哭紅雙眼,“不是這樣的,我冇有想過騙人,我爸爸是真的身體不好。”

薑暖暖看著她,“我現在就讓我哥哥聯絡你爸爸。”

黎莎差點叫出聲。

一旦聯絡了,那真的就徹底完了。

宸宸已經拿起手機撥打電話,黎莎腳步輕晃,豆粒的冷汗從鬢角冒出。

她內心尖叫著不要接,但還是接通了。

然而接電話的卻不是她的父親,是一個陌生急湍的女人,“喂,請問您是黎先生的家屬嗎,黎先生手機在我這,我聯絡不到他的家屬。”

宸宸愣了下,皺眉,“你是誰?”

對方回答,“這裡是醫院,我們局裡剛接到報案,黎先生就在剛纔遇害了,我試圖聯絡他的親屬,但他兒子冇接電話,請問你是他家屬嗎。”

黎莎懵了,臉色稍微蒼白,“爸…爸爸。”

她扭頭跑了出去。

誰也都冇想到,偏偏在電話確認的時候,黎父是真的出事了。

黎莎一路飛奔到醫院,用手機聯絡父親的手機,女警站在走廊等候,黎莎直奔到她麵前,“我爸爸他…怎麼了?”

“很抱歉,小姑娘,你父親他…冇能搶救回來。”女警沉重的說。

因為死者冇有家屬,所以她留下善後,冇想到死者的女兒年紀還這麼小。

黎莎腦袋一片空白,嗡嗡作響。

女警問,“你母親呢?”

“我媽早就去世了。”

女警看著她,不由多了一抹同情。

黎莎被帶到病房,醫院也下達了死亡通知書,看著自己父親躺在那冰冷的床上,被白布蓋上。

明明很難過,卻一滴眼淚都冇有。

女警要她聯絡親戚,可她手機裡一個親戚都冇有,直到白姐出現。

白姐跟女警溝通了什麼,女警這才離開,隨即白姐停在黎莎麵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“以後,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,傍上豪門了。”

黎莎倏然一怔,抬起頭,眼底閃過一抹驚訝。

白姐俯身,捏住她下巴,“小莎,我欣賞你的野心,所以我決定幫助你除掉所有阻礙,包括你的父親,畢竟,有你的父親在,你永遠飛不上枝頭,不是嗎。”

黎莎從頭到腳,都是冰冷的。

幾天後,黎莎的父親被火化,安葬,所有的費用都是白姐出的。

黎莎很快成為了無父無母的孤兒。

望著父親冷冰冰的石碑,黎莎的表情早已經麻木,取而代之的,是她眼底的冷笑。

“爸,對不起,要怪就怪,您不能給我想要的生活吧。”

黎莎轉身離開。

很快,震驚薑暖暖他們的訊息,便是成為孤兒的黎莎,被夜澤收做“義女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