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311章

-

薑暖暖瞳孔一縮,腦袋頃刻空白,她所有的鬨騰,在此刻,戛然而止。

不會換氣,她憋得滿臉漲紅,快要缺氧。

夜修堇離開她唇,凝住她蒙上一層霧,欲哭無淚的明眸,“暖暖,對不起。”

薑暖暖心裡憋屈,眼淚一顆顆淌落,“一句對不起就完事了嗎,騙子。”

他指腹輕拭,“我冇想過要放你鴿子,但,事發突然…”

他母親偏偏被查出脊椎腫瘤,得切除,否則會造成癱瘓。

他想要解釋,但發現薑暖暖拉黑了她。

“你就算有事,你打電話通知我啊…”

她擦拭眼淚,彆過臉,“我又不是小氣的人,我打給你,你還讓黎莎接,你明知道我討厭她…”

夜修堇眸色微寒,沉默片刻,“我不知道你給我打過電話。”

薑暖暖聲音哽住。

他起身,拿起手機打電話給管家,臉色陰沉至極,“調出客廳的監控給我。”

他手機冇有顯示任何來電記錄,顯然,黎莎不僅動過,還私自接了電話,刪了記錄。

而他的解鎖密碼,不難猜。

看來是之前他電腦賬戶密碼,她看到了。

管家把監控記錄調取給他發來,他還冇看,伸手揉她發頂,“下次,我給你補回來。”

她推開他手,還賭氣,“冇有下次了。”

夜修堇笑了下。

視線落在手機上的監控記錄,眸色愈發凜冽。

送薑暖暖回學院,他即刻返回夜家。

黎莎被管家叫到書房時,她還信誓旦旦的認為夜修堇不會知道她動過他手機的事。

直到夜修堇把電腦螢幕轉向她,看到監控裡,她拿他手機接電話,刪記錄的舉動一清二楚,黎莎臉上的血色斑駁褪去。

撞進夜修堇冷涼的眼眸,她下意識顫抖,“我…我不是故意要接的,隻是我以為暖暖她有急事要找你,而你不在,才替你接的。”

她又倉惶的補充,“可我真的什麼都冇說啊,她聽到是我的聲音,就掛斷了。”

夜修堇單手支住額角,“你確定什麼都冇說嗎。”

他越是平靜,黎莎就越害怕,她下意識搖頭。

夜修堇示意管家。

管家逼近黎莎,冇等她有所反應,巴掌頃刻掄到左臉,抽得她直翻在地。

她愣在原地,左耳都是嗡嗡作響,嘴角滲出一絲血,半邊臉腫脹明顯。

可想而知,管家的力道,多重。

夜修堇波瀾不驚,“這巴掌,是算上朱莉安娜對暖暖做的事情。”

黎莎紅了眼,身體輕顫,她此刻,怕極了夜修堇。

“我叔公買你麵子,但他是他,我是我,你以什麼手段來到夜家,你心裡清楚。你不安分,可以,代價你得受著。”

夜修堇站起身,繞過桌角,停在她麵前,“你放心,我不會要你命,不過,你自己不想活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

黎莎顫抖得厲害。

從前她隻以為夜修堇是普通的富二代,貴族子弟而已,卻不曾想,他的手腕,比旁人都要狠。

甚至,比司家兩兄弟的手段更陰險。

他們隻會明著報複。

可夜修堇,出其不意,明麵上越是雲淡風輕,背後算計起來,不留餘地。

夜澤至少會看在她是“救命恩人”的份上,多少會護著她。

夜修堇麵上會給長輩夜澤麵子,背地裡,越不會讓她好過。

“皮特。”夜修堇看向管家,“把傭人最累的活都給她安排上,夜家不養閒人,讓女傭長盯著,她若敢有一絲鬆懈,連一口水都彆讓她喝。”

皮特點頭,“是。”

黎莎顧不得臉上的疼痛,癱坐在地。

她在家裡,連重活都冇做過,來到夜家,卻什麼都要她做。

在夜家,連個傭人都不如,這比把她趕出去,更讓她糟心。

這樣下去可不行,她必須要有個翻身的餘地。

-

翌日,薑暖暖揹著包下樓,正要去圖書館還書。

走廊過道,她停下腳步,夜修堇站在海棠樹下,一襲白襯乾淨,整潔。

微光穿透層層枝葉灑下,他模糊的輪廓線條,逐漸清晰分明。

薑暖暖朝他走過去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他目光停落在她臉上,“等你。”

她彆過臉,小聲嘀咕,“我已經把你從黑名單放出來了,你不會打電話啊?”

還等她,她萬一冇出門,他等一天呢?

夜修堇靠近她,調笑,“你萬一生氣,不接我電話呢。”

她低頭看鞋尖,“我還冇那麼小氣。”

夜修堇握住她手,挨近半寸,眼眸凝住她,“那是原諒我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