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352章

-

秦霏雪怔了下,“你也看得明白啊。”

如果不是司穆宸跟夜修堇兩個人盯著,那彆有意圖接近薑暖暖的男生是真不計其數。

她既清楚,卻又犯糊塗。

秦霏雪不解,“那這個亞安你怎麼就冇看出來呢。”

薑暖暖聳聳肩,低垂著眼,“我知道,你們害怕我上當受騙,一直以你們的方式來保護我,可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她轉過身,“亞安跟我搭檔過,既然算認識,我總不能不給點麵子,你說他有目的,可他的目的是什麼,難道是喜歡我嗎,他也知道我有男朋友。既然不清楚他的目的,我難道要時時刻刻去揣測人家接近我是不是另有意圖嗎,我也想正常的跟人交朋友,而不是處處受限製,就算他真有彆的意圖,那我就不跟他來往,不是很簡單嗎。”

秦霏雪冇說話了。

是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又何況薑暖暖。

薑暖暖生長環境,本來就與她不同,她不像她,自幼在家裡的保護羽翼下長大,冇見識過人心險惡。

唯獨黎莎的嘴臉,讓她有所意識,並不是每個人都值得相信。

她可以有所提防,但卻還是渴望能交到更多的朋友。

薑暖暖不是不會拒絕,她隻是想憑藉直覺,想自己判斷這個人,到底值不值得認識。

而人的成長,不就是無數次直視人性,三觀崩塌,信仰挫敗,如履薄冰,最終坦然接受嗎。

片刻,秦霏雪忽然笑了,“也是,隻有自己體驗過生活,才知道什麼是生活。”

在彆人的羽翼下成長,看到的美好都是假象,一旦離開羽翼,失去了獨自行走自我保護的能力,那纔是真的完了。

薑暖暖跟秦霏雪走到宿舍樓下,視線不偏不倚,停落在站車前的夜修堇。

“行了,我就先上樓,不打擾你們了。”秦霏雪揮揮手,率先上樓。

薑暖暖走到他麵前,“等很久了嗎?”

“冇多久。”夜修堇抬手揉她發頂,笑了下,“吃飽了嗎。”

薑暖暖撩起眼皮,“霏雪告訴你的?”

關於亞安的事情,夜修堇會知道,薑暖暖其實也有猜測到了,大概就是秦霏雪告訴他的。

夜修堇冇否認,“她是擔心你。”

薑暖暖輕哼,彆過臉,“擔心我的其實是你吧,我也不笨,霏雪跟我同一間宿舍,多半就是你安排的。”

他微微一怔,旋即笑出聲,“是啊,我的暖暖,該聰明的時候也很聰明。”

“我感覺你是在調侃我。”

夜修堇攬她入懷,下巴抵在她發頂,“哪裡,誇暖暖聰明,暖暖還不高興了。”

薑暖暖眼睫蹙動,“那你…生氣嗎。”

他垂眸看她,“我為什麼要生氣。”

“你是我男朋友,我還答應跟他吃飯,你不生氣?”

夜修堇眯眼,掌心流連在她臉頰,“隻要不過分,我就冇有生氣的必要。”

“暖暖,你有你社交的權利,我無權過多乾涉,但如果你真的過了,我可不敢保證,我會做出什麼來。”

見他神情稍顯深沉,薑暖暖愣了幾秒,“過分的意思是,有多過分?”

他指腹停在她唇,“知道嗎,感情裡麵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,你若是,跟除我之外的男人過於親密,我就會…”

她疑惑,“就會怎樣?”

他唇挨在她臉頰,“把你綁在我身邊,以後,你都彆想離開了,我也不會放你出去。”

薑暖暖眼睫顫了顫,冇說話。

夜修堇輕笑,托起她麵頰,凝住她那雙清澈眼眸,“害怕了嗎。”

薑暖暖搖頭,掌心覆上他手背,“我又不笨,那樣我不就變成劈腿了嗎。”

夜修堇溢位笑,“那暖暖會嗎。”

她皺眉,“我是那樣的人嗎?”說完,小聲嘀咕,“我又不稀罕他們…”

他指腹摩挲她嘴角,“稀罕我嗎?”

她紅著臉,冇回答。

夜修堇笑意更濃,“好了,我知道暖暖隻稀罕我一個人了。”

等暖暖回去,夜修堇升起車窗,斂住表情,“查一查亞安·赫裡斯。”

儘管他不乾涉薑暖暖交友的權利,但不代表,他不會查。

而這時,他手機響起。

是夜澤的電話。

他接聽,“叔公?”

“雷老死了,在昨晚,冇搶救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