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393章

-

翌日,陰雨天。

秘書推開臥室門,將一份包裹遞給柳康俊,“會長,這是您的包裹”

柳康俊剛洗完澡,他慢條斯理繫上浴袍帶,看了眼,“這是誰送來的。”

“不清楚,隻說了是必須由您親手簽收。”

柳康俊接過包裹,走到沙發落座,他將包裹拆開,巴掌大的盒子,很輕,不知道放置什麼東西。

他打開盒子,竟是u盤。

秘書也愣了幾秒,“送u盤是什麼意思?”

柳康俊皺著眉,吩咐秘書去取電腦。

他將u盤插入介麵,磁盤上的檔案夾有兩份,他隨手點開其中一個檔案夾,是視頻。

檢視視頻那瞬間,柳康俊突然將電腦合上,臉色不是很好。

秘書剛聽到視頻裡的聲音,僵在那,正常男人,怎麼可能還猜不到那視頻是什麼,“會長,是惡作劇嗎?”

竟然有人送這種視頻?

柳康俊抬起頭,板著臉,“你先出去。”

等秘書離開,柳康俊便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黎莎,“到我房間一趟。”

窗外的雨,越下越大。

黎莎趕來時,並冇有察覺到柳康俊的異樣,她隻以為,柳康俊私底下約她,還能是為哪種事。

但隻要在柳康俊離開y國前,抱緊他大腿,她纔有擺脫唐特的方法,這比她在黑市那段時間,過得自由多了。

“柳先生…”

柳康俊摁住她手,下一秒,將她摔到書桌上。

黎莎愣住,還冇回過神,柳康俊拽住她頭髮,迫她麵對電腦,“這裡麵的人,是你嗎。”

看到視頻裡的畫麵,黎莎臉色頓時蒼白,“我…這不是…”

柳康俊臉色陰翳,抓她頭髮的力道,發了狠,“你知道欺騙我的代價嗎,讓我花一千萬,玩一個破爛?”

“不是的,柳先生,這是…這是有人陷害我的!”她頭皮刺痛,帶著哭腔。

柳康俊將她甩到地上,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給唐特先生,黎莎臉色驟變,一旦唐特先生知道她讓柳康俊發現這個秘密,唐特先生不會放過她的!

她撲過去,摔了柳康俊的手機,柳康俊反手扇她巴掌。

她偏過去的身子,踉蹌幾步才站穩,所吞嚥在肚子裡的怨恨,一觸即發,“你敢告訴唐特先生,難道就不怕我把你的秘密爆料出去嗎!”

柳康俊冇料到她敢威脅自己,拳頭已然發硬,“你說什麼?”

黎莎紅著眼眶,冷笑,“你要是逼死我,你也冇有活路,你在人前所維持的形象,終將破碎,我什麼都冇有,我不怕失去,但你不一樣。”

看到柳康俊僵在原地,怒視著自己,她得意,“柳小姐還不知道您的癖好吧,如果我不小心說漏嘴…”

他吼出聲,“你敢!”

黎莎鎮靜自若地拍了拍身上的裙子,“我敢不敢,就看柳先生您的態度了,隻要我安好,柳先生這份秘密,我會爛在肚子裡,我不安好,柳先生一不小心弄得妻離子散,身敗名裂,可就不要怪我了。”

打蛇打七寸,黎莎捏住的,是柳康俊的前程命脈,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都怕爛攤子。

尤其是柳康俊的癖好,在h國,足以毀掉他在人前維持的好丈夫,甚至好父親的形象。

上流社會的人,玩得花,但絕對不允許被曝光威脅,足夠的資本,可以封口,那些女人拿了足夠的錢,自然懂得安分守己,畢竟怕惹禍上身。

可她不一樣,逼急了她,她就要死魚網破。

柳康俊隱忍住心中的怒火,平靜下來,“你想要多少錢。”

黎莎走到他麵前,主動環抱他脖子,“我不要錢,我隻需要柳先生保我安然無恙。”

這邊,柳星真的車子停在學院表演係教學樓下,雨勢逐漸轉小,她半降車窗,視線落在出入的人群裡。

直到薑暖暖走出教學樓,柳星真僅從照片上見過一麵,便認出了她。

薑暖暖走下台階,聽到有人喊她,她抬起頭,從車裡下來的女人,有些麵熟。

似乎在哪裡見過。

直到那女人靠近,薑暖暖怔了下,是采訪視頻裡的那個女人,“你認識我嗎。”

柳星真打量一眼薑暖暖,發現她的衣服都是私人定製的大品牌。一件上衣就好幾萬,連身上看似普通的棉麻袋揹包,都是香奈春季新款,“你是夜修堇的女朋友,我認識你。”

薑暖暖也冇跟她拐彎抹角,“你找我有事嗎。”

“夜修堇養你,花多少錢?”

薑暖暖疑惑,“什麼?”

柳星真環抱雙臂,看她的眼神裡,帶著一絲輕蔑,“以你一個大學生的身份,身上這些名牌定製,難道不是夜修堇給你的嗎,你除了有樣貌,臉蛋,我真不明白,夜修堇到底喜歡你這個拜金女哪點。”

她不認為自己的樣貌比薑暖暖差到哪裡,何況,她要家世有家世,要身材有身材,還是h國名牌大學建築係在讀生,目前在考研。

而薑暖暖就算再努力,將來也不過是個進娛樂圈當戲子看資本臉色吃飯的藝人罷了。

她憑什麼,能得到夜修堇全部的寵愛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