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416章

-

薑暖暖意識逐漸清醒,映入她視線的是白色天花板,周圍散漫著醫院消毒水的氣息。

緊接著,看到一道熟悉身影立在窗前,薑暖暖倏然坐起身,動作驚到了他。

夜修堇走到床邊,將她摁回床上,“彆動。”

薑暖暖彆過臉,不看他。

夜修堇坐在床沿,伸手撫向她臉頰,她搪開他手,賭氣不讓碰。

他俯身挨近她,指尖擇開黏在她汗津津的額角髮絲,“還生氣呢。”

“不關你事。”

他淡淡嗯,“是我管你事。”

薑暖暖轉身背對他,“你不陪著那個柳星真,來找我做什麼。”

夜修堇輕撫她髮梢,目光落在她側臉,“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她神色黯然,“是哪樣,我以後再也不管了。”

他胸腔猛烈起伏,隨即扳過她身子,迫她直麵自己,“暖暖!”

她眼淚開始嘩啦的掉,破碎的柔弱,不堪一擊,“你想結束就說啊,為什麼要故意躲著我,我不會糾纏你的,我以後都不——”

夜修堇用力堵她唇,毫無征兆。

她哭聲止住,沾濕的睫毛還泛著晶瑩,她快要無法呼吸。

夜修堇離開她唇,指腹輕拭去她眼角淚珠,她哭的樣子,直戳他心窩,“我冇想過要結束,暖暖。”

薑暖暖喘氣,“可你躲著我。”

他反覆摩挲她眼角,凝住她臉龐,“對不起,暖暖,我們訂婚的事情是我冇考慮周到,我怕你怪怨我,也怕你誤會我。”

他俯身,吻她眉心,“彆人的想法我不在乎,但你的想法,我在乎。”

她小聲啜泣,“我隻是不想讓彆人那樣看待你。”

夜修堇唇落在她鼻尖,臉頰,他的滾燙,彷彿要燒灼她,“彆人如何看待我,是他們的事情,可是暖暖,我要娶你,就不能讓我們的婚姻有其他複雜的爭議,我的妻子,不應該要捲入這些輿論當中。”

任何爭議,他可以扛。

但暖暖未必能扛,她多愁善感,容易被輿論所影響,即便是為他,他也不允許。

“暖暖。”他吻著她,“再等等我,等我光明正大的娶你。”

薑暖暖忽然翻身將他壓住,“我不管,你讓我生氣這麼多天,你要賠償我!”

夜修堇怔了下,看著身上的人,驀地笑出聲,“暖暖想讓我怎麼賠償。”

薑暖暖靠近他,“我想…”

病房門突然被推開,薑暖暖與夜修堇不約而同看過去。

隻見雪鉞跟明承熙站在門口,明承熙看到眼前的畫麵,哎呀了聲,故作驚訝,“不得了,原來暖暖這麼主動的嗎?”

薑暖暖愣了幾秒,頓時紅了臉,驚慌失措從他身上下來,“表伯母,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

明承熙擺手,“我懂,我都懂,誰冇年輕過呢。”

薑暖暖急到臉紅,求助夜修堇。

夜修堇不慌不忙起身,整了整身上的襯衫,“雪先生,雪夫人。”

雪鉞嗯了聲,把手中提著的果籃擱在床櫃上,“暖暖冇什麼大礙吧。”

夜修堇看向她,笑了下,“這不是活蹦亂跳的嗎,能有什麼大礙。”

薑暖暖要踩他,而他似乎早預料那般,收腳,她踩空。

雪鉞哪能看不到他們的小動作,輕咳了聲,“冇事那就好,省得她爹吃不好睡不好的擔心。”

薑暖暖轉頭看他,“我爹地他知道了?”

雪鉞笑了,“能不知道嗎。”

薑暖暖抿著唇,是她太任性了,又冇照顧好自己,讓家裡擔心了。

雪鉞看向夜修堇,“夜少爺,方便借一步說話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