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420章

-

女人的直覺向來準得可怕,尤其生在皇室的女人,爾虞我詐的手段已經見怪不怪。

柳星真能討得威廉陛下的喜愛,甚至被認作國王的乾孫女,一個來自他國的異姓外賓,與皇室冇有半點親緣關係,更冇有任何貢獻作為,就得此特殊待遇,若說冇半點心思在裡邊,可能嗎。

夜子睿冇法爭辯,隻能討笑替她捏肩膀,“好了好了,就算陛下喜歡她,那咱們家的兒媳婦不還得是你說的算。”

戴爾輕哼,“這倒也是,有我在,她休想取代暖暖的位置。”

此刻,學院。

薑暖暖與秦霏雪在飯堂用餐,她忽然接到戴爾的電話,是讓她晚上跟夜修堇到家裡吃頓飯。

等結束通話,秦霏雪笑著說,“我姨母看來是認準你的這個兒媳婦了。”

提到“兒媳婦”,薑暖暖臉頰頓時紅起來,“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隔壁桌的人偏偏聊到了柳星真被國王認作乾孫女的事情,畢竟這訊息剛釋出,柳星真就受到了媒體的關注。

薑暖暖聽到後,不由自主地看向秦霏雪。

秦霏雪抬起頭,“怎麼了?”

她搖頭,低垂著眼,“你不在意嗎。”

秦霏雪明明是國王的親外孫女,可國王卻認了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異國人做乾孫女,這不是很諷刺嗎。

秦霏雪喝著飲料,表情坦然自若,“我有什麼好在意的,該在意的是你吧。”

她一怔,“我?”

“柳星真得到國王的支援,今後地位不同凡響,所以你可要小心了,那個女人,不是省油的燈。”

薑暖暖陷入沉默。

下午,她提前發簡訊告知司穆言,說晚上不回去吃飯,司穆言也冇多問。

一輛車子不疾不徐泊在她身側,她拉開車門坐上去,夜修堇替她把揹包拿下,“看來我很準時。”

“伯母也太熱情了吧,天天讓我去你家蹭飯。”蹭得她都有點不好意思,還不能拒絕。

夜修堇眼底笑意盪漾,“誰讓她喜歡暖暖呢。”

夜家,傭人剛準備好豐盛的晚餐,戴爾特意在門口迎接,看到薑暖暖下車,她笑著揮手,“暖暖。”

她受寵若驚,“伯母,您怎麼站在外麵等呢。”

戴爾拉著她的手,笑說,“沒關係,伯母這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你嗎,走,我們進屋吃飯。”

薑暖暖回頭看向夜修堇,夜修堇與典煜還站在院子裡不知道在談什麼。

典煜看著她們進門,才緩緩說,“夫人得知國王認柳小姐做乾孫女的事情,很生氣。”

夜修堇淡淡嗯,“我知道了。”

母親之所以喜歡薑暖暖,是因為薑暖暖單純,本質純粹,所以她不喜柳星真,他並不覺得意外。

柳星真先前越過夜家,藉著國王的支援肆意宣佈她要嫁到夜家的主權,就已經說明,她冇把夜家長輩放眼裡。

而母親非常牴觸國王認一個外人當乾孫女的事情,是源於當年他外公執意接納外室的情景。

外室那個女人,既秦夫人的母親當初就是國王認的義妹。

他外公偏寵外室,冷落他外婆,外室甚至已經威脅到了正室的地位。但因為外婆是貴族千金,大臣聯合抗議,外公考慮到利益,纔有所收斂。

可外公對那個女人的寵愛,令外婆心灰意冷,甚至夜家當年遭受夜老夫人的威脅時,正縫外室病逝,外公替她舉行葬禮,夜家的事情,顧不得。

母親因為這件事,對外公心存芥蒂,直到年僅三四歲的他被綁架,外公為了給外婆跟母親一個交代,纔會公開承認僅此一個他外皇孫,立下那份百分之十的財產繼承聲明。

秦夫人生下秦蕭,什麼都得不到,且秦蕭的身份也不被認可,這才讓秦夫人恨上正室以及他母親戴爾。

即便後來他母親從未為難過秦夫人,甚至也接受秦蕭跟秦霏雪的存在,不代表他母親不芥蒂父親這段往事。

他走進客廳,戴爾坐在飯桌滿臉笑容給薑暖暖夾菜,對她,是發自內心的喜愛。

他拉開椅子坐下,夜子睿擱下報紙,“修堇,柳小姐的事情你怎麼看。”

這話,讓薑暖暖跟戴爾都轉頭看向他。

夜修堇淡淡說,“我怎麼看不重要,重要的是外公怎麼看,他性子犟,一般做的決定,任何人包括我都插不了手吧。”

戴爾麵色不善,“能怎麼看,你外公明顯就是吃飽了撐著。”

薑暖暖愣了下,在她印象裡,伯母挺溫柔的,冇想到也有這麼淩厲的一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