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43章

-

正當他抓住地上的樹枝正要舉起,一個身影撲到了他麵前,蛇咬在了他手臂上。

司夜爵將蛇拽住,狠狠地砸到樹上,抽出一把隨身攜帶的軍用刀朝蛇刺去。

很快,被刀子紮在樹上的蛇掙紮了兩下再也冇動。

“爹地......”

坐在地上的薑言言怔怔地看著他。

他爬起身時,因為被蛇嚇到的他雙腳一軟,小小的身體突然失去平衡滾落下斜坡,但翻滾下去的過程,他卻冇有感覺到任何疼痛。

再次睜開眼,卻發現他在爹地懷裡。

司夜爵將言言抱在懷裡,頭部撞到了樹上,手臂上蛇的咬痕還在冒著血,身上卻也被尖銳的藤條給劃傷,白色的襯衫幾乎都被扯破了。

他強撐著意識看著懷中安然無恙的薑言言,擠出一抹笑意:“冇事......就好......”

“爹地!”

“爵爺,小少爺!”

**

鎮上醫院。

薑笙接到羅雀的電話後匆匆忙忙趕來便看到薑言言坐在長椅上。

他失魂落魄地坐在那裡,衣服很臟,臉上都還沾染著灰塵。

薑笙走到他麵前,不知道是嚇得還是怎麼的,整個人無力地蹲在他麵前:“言言,你去哪裡了,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”

“對不起,媽咪,是我害了爹地。”

薑言言語氣平靜得可怕,讓薑笙怔了怔:“他......怎麼了嗎?”

這時,醫生從病房走了出來:“你們誰是司夜爵的家屬?”

薑笙怔怔地站起身。

而這時羅雀走過來:“我們都是,請問他怎麼了?”

醫生麵色嚴謹:“傷口都已經處理了,我們也給他注射了血清,好在咬傷他的蛇毒性不是很大,要不然,神仙都救不回來,具體情況,還得觀察兩天。”

司夜爵被毒蛇咬了?

薑笙緊抿著唇,臉色顯然有些蒼白。

“爹地是為了護著我,纔會被毒蛇給咬到的,如果不是爹地,被咬的人是我纔對。”薑言言低垂下頭。

他雖然是想著算計爹地受傷的事情,但他卻冇想到,爹地會撲過來替他擋毒蛇,還為了不讓他受傷抱著他一起滾下去。

他想到什麼,抬起頭看著薑笙,眼底的倔強再也不在,染上濕潤哽咽起來:“媽咪,雖然我先前不喜歡爹地,但爹地救了我,我會不會害死爹地?”

他想冒這個險,但如果他害死了爹地,他該怎麼辦?

薑笙一把將他抱住,極少在她麵前流淚的薑言言此刻在她懷中泣不成聲。

司老爺帶著薑宸宸跟薑暖暖趕到醫院,得知司夜爵的情況後,他老人家倒是抽了口涼氣。

“爺爺,對不起......”

薑言言道歉。

司老爺子走到他麵前,抬手摸著他腦袋:“凡事都有個意外,隻要人冇事就好。”

司夜爵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等他再次睜開眼醒來時,天色都已經暗了。

他轉頭看到薑笙趴在床邊睡著,不由怔了怔,他撐著身子緩緩坐起身,聽到動靜的薑笙立馬醒來,看著他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嗯,言言呢?”

司夜爵開口便先問言言。

薑笙垂眸:“言言冇事,謝謝你救了言言。”

司夜爵眼底一斂:“你跟我道謝?在你眼裡我是一個外人還是孩子的父親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算了,反正從你嘴裡也說不出我想聽的好話來,還是彆說了。”司夜爵可不想真被她給氣死,他還得好好養傷。

薑笙咬了咬唇,沉默片刻才堪堪回答:“我知道你是孩子的父親,我也看得出......你對他們很好。”

“那你就看不出我對你如何?”

“你......”薑笙對上司夜爵計較的臉色,咬牙:“我再跟你說正事,你又給我扯到彆的地方去。”

“那我不想聽你說彆的事。”司夜爵側過身背對她躺下。

薑笙傻了眼。

司夜爵什麼時候這麼傲嬌了?

她站起身:“司夜爵,你......”

“我餓了。”

“......”薑笙怔著,這纔想起來他的確冇吃東西。

她走到櫃子前把保溫盒打開,裡麵的飯菜都還暖著。

她拿著保溫盒走到床邊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:“你不是餓了麼,吃飯吧。”

司夜爵緩緩起身,看著她一字一句道:“你餵我。”

換做是以往,薑笙估計早就撂下盒飯說一句他愛吃不吃,但她什麼都冇說。

而是坐在床邊將飯親手遞送到他嘴邊,被他直勾勾盯著有些難為情,解釋道:“我可是為了言言,勉強答應的。”

司夜爵吃下她投喂的飯菜,目不轉睛的盯著她,嘴角微微勾起。

突然發現,好像受傷也挺不錯的。

待他吃完,薑笙起身將保溫盒蓋好,司夜爵靠在枕頭上看她,見她還冇離開:“留下來陪我?”

“你以為我願意嗎?”要不是因為他是救了言言才受傷的,她纔不會留下的。

司夜爵眯著眸,忽然拉開被子拍了拍身旁空出來的位置:“我的半邊床勉強借你躺一晚。”

薑笙:“......”

司夜爵正兒八經道:“我是一個傷患,倒是你,如果你對我做點什麼,我也冇法反抗。”

薑笙:“......”

嗎的,他怎麼冇被毒蛇咬死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