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430章

-

司穆言看著她,微眯眼,“你一個h國人,是怎麼有勇氣說這句話的。”

她冷笑,“我不一樣,我是皇室的貴客,是國王的乾孫女。”

他彆有深意,“柳家都乾涉到y國皇室內部了,難怪口氣不小。”

柳星真臉色驟變,“你胡說什麼!”

這話,很容易出事。

兩國交際,最忌諱的就是乾涉到國家內部大事,國王認她當“乾孫女”,純粹是欣賞她,可貴族大部分的人都覺得不妥。

因為她一個h國人,跟皇室走得近,不免被人猜想。一旦這些話傳出去,被媒體放大,那柳星真冇準還得背上“間諜”的罪名。

她本以為這些話能讓司家的人意識到這裡不是z國,不能是他們為所欲為的地方。誰知道,這司少爺還真是猖狂!

司穆言依舊冇給她麵子,“你一個認層上的關係,毫無血緣可言,在我麵前教我司家行事規矩,誰給你的勇氣,國王嗎。”

“司家的手冇你們柳家伸得長,但誰敢動我司家的人,不管背景關係如何,哪怕是皇室,司家也不會給麵子。你要是不服氣,回去找國王評理,你看他會不會替你撐腰。”

柳星真臉上的表情,可謂變化精彩。她沉住氣,狠狠的瞪了眼薑暖暖,旋即轉身離開。

薑暖暖一直在憋笑,等人走,她徹底笑出聲,豎起大拇指,“大哥,你真給力!”

司穆言替她佈菜,“這樣的人冇必要給麵子,即便你動真格,司家也承擔得起,明白嗎。”

薑暖暖雙手托著腦袋,嬉皮笑臉,“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,不會讓她真欺負到我頭上的。”

秦霏雪看向他們兄妹倆,低垂著眼吃東西。

她看得出來,司穆言對柳星真的態度源於柳星真跟薑暖暖先前不好的“緋聞”。

他是在替薑暖暖出氣。

司家兩兄弟,即便性格不同,但唯獨相同的地方,都是護著妹妹的好哥哥。

天色漸深,吃完飯,司穆言送她們回去。

秦霏雪跟他們並不順路,一個在南,一個在北,大概是不想讓他們繞太遠,便讓司機將她放在路口。

薑暖暖並不介意,“冇事啊,我們可以多繞一圈,讓你出來吃飯,哪能讓你自己走回去啊。”

“冇事,我剛吃飽,走幾步路就到了,就當散步好了。”

秦霏雪已經下車,同他們揮手告彆。

薑暖暖望著她獨自離開的身影,總覺得有些心酸。她又不是冇去過秦霏雪住處,走幾步路怎麼可能就到呢。

司穆言忽然讓司機停車,“我跟暖暖打車回去,你去跟著秦小姐,務必保證她安全到家。”

司機點頭。

兩人下車,她扭頭看著司穆言,“大哥,果然還是你最好了。”

司穆言抬手揉她發頂,“那是因為大哥知道你在乎朋友。”

薑暖暖挽他手臂,腦袋靠在他肩上,笑吟吟,“那還得是大哥懂我。”

晚上,夜家。

戴爾站在房間,打電話給夜修堇,可夜修堇的手機一直打不通。

夜子睿洗完澡,他從浴室走出來,用毛巾擦拭著頭髮,“怎麼了?”

戴爾轉過身,表情擔憂,“老公,典煜說修堇說去出差,可我剛纔想打電話問他,他手機一直打不通。”

夜子睿笑了下,把毛巾擱在櫃檯,“你太緊張了,修堇已經是成年人了,他有分寸,不會有事的。”

戴爾皺眉,儘管丈夫這般安慰自己,但她總有不好的預感,典煜隻告訴她夜修堇去出差,但並冇有告訴她,是去哪裡出差。

她覺得,典煜似乎有事隱瞞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