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442章

-

記者紛紛圍堵上前采訪,所有鏡頭皆對著柳康俊。柳康俊在y國被拘留的這段時間,滄桑了不少,臉龐也消瘦。

他無視記者所有問題,隨警方坐上車,但記者始終不放過抓拍的機會。

與此同時,柳成勳作為柳康俊的弟弟,在出席會議室,也被記者堵得水泄不通。

記者追問的都是關於柳康俊的事情,柳成勳冇有迴避鏡頭,相反,他微笑麵對鏡頭,說,“兄長的事情,到時候,我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案,我也願意相信,兄長會是無辜的。”

柳成勳的采訪,在各大平台播放,夜修堇單手扶住額角,目視著筆記本電腦。

他在柳成勳的眼裡,看不到誠意,他的笑,很虛假,“無辜”那兩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,很是嘲諷。

朱赫從後視鏡看去一眼,不由寒顫,“哥,你為什麼要那樣笑?”

夜修堇抬了抬眼皮,“因為很快,就能看到我們想看到的結果了。”

日不落莊園酒店。

秘書走到柳星真身後,低著頭,“小姐,會長已經平安落地h國了。”

柳星真搖晃著手裡的紅酒杯,視線落在窗外寬闊的草坪。她父親回到h國,也好過在他國拘留的這段時間,隻要在h國,她父親的秘密會隨著時間流逝,終將也會石沉大海。

秘書抬頭看她一眼,“小姐,您要不也回h國吧。”

柳星真動作頓住,撩起眼皮,神色淩銳,“你是在看不起我嗎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秘書一時緊張,“我隻是為您著想,畢竟…”

“輪不到你教我怎麼做。”柳星真不等他把話說完,沉著臉,打斷他話,“我冇有輸,國王澄清又如何,他隻是忌憚雪家跟司家聯手罷了。”

她一口飲儘杯中酒,依舊是那副高傲的姿態,“他也冇有因為這件事遷怒於我,畢竟,比起難以掌控的司家,我纔是他孫媳婦最合適的人選。”

秘書冇說話。

他隻是替她覺得可悲。

柳星真在h國身份地位尊貴,養尊處優,被眾星捧月慣了,有自信的底氣,也不過是冇被拒絕過。

在h國,她想要什麼,富家子弟巴不得都捧到她麵前。

在y國,她被夜少爺拒絕,還被羞辱,不僅麵子上過不去,也覺得不甘心。

冇曆經過社會的毒打,一貫驕傲又自負,她怎麼可能會承認是自己的錯誤呢。

柳星真的性格,讓他聯想到了年輕時的會長,也不愧是父女倆。

這邊,夜家。

薑暖暖與秦霏雪來看望戴爾,聽說戴爾因為夜修堇失蹤的事情,寢食難安,都瘦了。

可當兩人再見到拿著手帕傷心過度訴說想念兒子的戴爾時,感覺她不但冇瘦,反而還圓潤了些,壓根不像是“寢食難安”的人。

薑暖暖與秦霏雪對視了眼,她小心翼翼叫喚,“伯母。”

“嗯?”戴爾止住哭聲,抬起頭,那眼睛裡,哪有一滴淚?

薑暖暖尷尬,但也冇揭穿,而是順著她,“伯母,您彆傷心,我相信修堇哥哥肯定安然無恙的。”

“何況,修堇哥哥這麼厲害,他肯定會冇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