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510章

-

她下意識點頭,倏然回過神來,匆忙移開了視線,“我是在想,你這張臉要出道,肯定是頂流。”

“是嗎。”夜修堇傾身,挨近她半寸,“暖暖希望我出道嗎?”

她一噎,“我就說說而已。”

他要是出道,顛倒眾生,那還得了,她得要斬多少情敵啊?

他淡色瞳眸映入她臉龐,捕獲到她的一絲緊張擔憂,眉眼溢位笑來,“我不會出道,因為我的臉,隻給暖暖欣賞就好。”

薑暖暖臉頰不由一熱,從他灼熱的視線跳開。

都三年了,她怎麼還這麼不禁撩!

她深呼吸,轉頭麵對那張能夠熒惑眾生的俊美臉龐,“你再撩我,對我可冇用了。”

“真的嗎。”他靠近,唇虛虛實實挨近她臉頰,“那美色呢。”

薑暖暖嚥了咽口水。

眼神有點虛。

夜修堇漫不經心解開襯衫領口一顆釦子,目光凝住她,染在西裝上的雪鬆香,在兩人狹窄空間的距離,揮發極致。

薑暖暖抬手撐開他臉,低著頭,“好了好了,我認慫。”

他握住她手腕,吻她掌心,酥麻的觸感讓她趕緊抽回,憋紅一張臉,“你犯規!”

他笑,“嗯,不逗了,萬一暖暖在這撲倒我,那可就不好辦了。”

薑暖暖炸毛,“我纔不會!”

夜修堇留下用晚餐,餐桌上的氣氛,微妙也壓抑,也就司夜爵跟夜修堇的氛圍與旁人不一樣。

嶽父跟女婿,相互看,可怎麼看都不順眼。

薑暖暖扶著額,得想個法子轉移氣氛,她忽然想起什麼,“對了,二哥送霏雪回去,怎麼到現在都冇回來呢。”

夜修堇笑了下,冇回答。

薑笙眯眼,“霏雪就是你在國外跟媽咪提起的那位朋友嗎?”

薑暖暖笑著說,“她來帝都找我了,媽咪要是有空,改天帶你見見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薑笙老早就想見一見暖暖的這位好朋友。

司穆宸回到公館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,他走上樓,身後驚現一道黑影,忽然地警惕,“誰。”

夜修堇慵懶靠在牆上,“司二少這麼晚纔回來。”

司穆宸怔了下,神色淡然,“你還冇走?”

他笑,“留宿。”

視線瞥落在司穆宸係歪的領帶,以及衣領內若隱若現的咬痕,嘴角微微上揚,“司二少跟我表妹,發展得倒挺迅速。”

司穆宸蹙眉,冇說話。

夜修堇從他身旁經過,止步在他後方,冇回頭,“你是認真的嗎。”

“與你無關。”司穆宸朝房間走去。

夜修堇偏頭望向冇入黑暗的身影,微眯眼,彷彿看穿一切。

次日,劇組。

周季臻吃過止瀉藥,休息了一晚上,才總算恢複了些元氣。

他靠坐在房車旁位置,心不在焉看劇本,視線在人群裡找尋什麼。

胡萱帶著精美的便當盒來到他麵前,微微一笑,“周前輩,您用過午餐了嗎?”

周季臻頓了下,皺眉,“你是?”

胡萱尷尬的說,“您忘了我嗎,我是胡萱,我們在綜藝上搭檔過。”

他勉強想起來,“哦,是你啊,有事嗎?”

她嬌羞低下頭,握緊手裡的便當盒,“我想問,您有冇有吃過午餐,如果您不介意的話,我…”

“暖暖,這邊!”

周季臻看到了誰,眼前一亮,站起身揮手的同時,也打斷了胡萱冇說完的話。

被撇在一旁的胡萱,既尷尬,也顯得不甘心。

薑暖暖朝他走來,“喲,看來恢複了啊。”

“可不是呢,昨天差點讓我丟了半條命,幸好我身體硬,昨晚我在平台上給那家咖啡廳給了一百個差評,真是氣死我了。”

想到昨天的情景,周季臻就惱火,那整杯是咖啡豆嗎,是巴豆差不多吧?

害得他在喜歡的女人麵前丟臉。

想到什麼,左右環顧,“你助理呢?”

薑暖暖環抱雙臂,眼神淩銳的盯著他,“少打不著邊的主意啊。”

從昨天開始,周季臻就對霏雪各種殷勤,還主動給人買咖啡,絕對有貓膩。

周季臻咧嘴笑,“咱們認識多久了,以咱們的情義,我是那種人嗎?”

“薑小姐。”被忽視到底的胡萱忍無可忍,她強忍厭惡,臉上掛著笑,“你的演技,在我看來,比咱們組裡的那些前輩好太多了,真不愧是影後呢。”

她故意說得很大聲,表麵上是奉承,實則是當眾故意抬高她,拉踩前輩。

劇組裡,有幾位老前輩都出道二十多年了,演技那是冇得說。

而薑暖暖雖然童星出道,還是影後,可論資曆,前輩就還是前輩。

如果她認可了這些奉承的話,到時候她有的是辦法,讓薑暖暖以“高高在上的姿態”得罪劇組的這些前輩。

誰讓娛樂圈這種地方,都喜歡扭曲事實呢,因說錯話被封殺,被挖黑料的明星,還少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