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567章

-

薑暖暖表情斂住,突然將點心盒重重蓋上,“司穆宸,你怎麼能這樣呢?”

霏雪都懷寶寶了,他居然不高興?

連名帶姓的喊,是氣得不輕,司穆宸微微怔了下,皺緊眉,“你到底再說什麼?”

他怎麼就惹她不高興了?

然而見司穆宸似乎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,薑暖暖也愣住,“霏雪…冇給你驚喜嗎?”

司穆宸疑問,“什麼驚喜?”

薑暖暖雙手撐在桌麵上,“她懷…”

他這時突然接了誰的電話,不知對方說了什麼,他臉色嚴肅,起身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結束通話,似乎想到薑暖暖還有話要說,抬起頭,“你剛纔說什麼?”

薑暖暖把點心盒收起,“喂狗都不想給你吃了,你忙去吧。”

她轉身離開。

她莫名其妙的生氣,讓司穆宸頓時好笑。

這臭丫頭不僅長大了,連脾氣都長進了。

但現在他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因為他剛纔接到的電話,是提醒他,秦霏雪的母親已經在帝都了。

秦霏雪直奔天娛傳媒,推開接待室內的門,一個戴著絲巾的中年女人坐在沙發上喝咖啡,看到坐在她身旁的孩子,秦霏雪不由愣住。

怎麼會是朵朵?

“三年了,小雪,冇想到你在帝都過得有滋有味呢。”秦夫人捏住杯耳,轉頭看她。

朵朵起身朝她跑來,抱住她,“姑姑。”

她如今也四歲了,懂事了,且一直都記得秦霏雪,秦霏雪蹲下身將她抱住,掌心撫摸她小臉蛋,“朵朵怎麼也來了。”

“因為奶奶說,會帶我來找你,所以我就來了,我好想姑姑,姑姑是不是不要我了。”朵朵摟抱她脖子,有幾分委屈。

秦霏雪撫摸她發頂,“當然不是,姑姑怎麼會不要你呢。”

她視線停落在秦夫人身上,她竟然還把朵朵給帶到Z國,她不能讓朵朵跟著她。

秦夫人擱下杯子,緩緩起身,“還想到有朵朵呢,若我不帶她過來,你是不是把她給忘了。”

秦霏雪臉色沉下,“您當著孩子的麵胡說什麼?”

朵朵年紀還小,且現在懂事了,更容易被誤導,可身為孩子的奶奶,是她最疼愛的秦蕭的女兒,她竟然要這樣利用孩子?

她冷笑,“怎麼,我有說錯嗎。”

“小雪,當初你答應過要替你哥哥養這個孩子,這個孩子就已經是你名義上的女兒,可你呢,這三年來對她不管不顧,現在,倒還高攀上司家了。”

秦霏雪察覺到懷裡的朵朵在顫抖,咬了咬唇,隨即站起身,“母親,對朵朵不管不顧的,是您纔對吧,她從生下來就是我帶著,而您身為長輩,她的奶奶,您有什麼資格說這些話?”

秦夫人忽然上前,抬手掄在她臉頰。

“啪”的聲。

她偏過去的臉上多了一道不淺的紅印。

朵朵哭起來,“奶奶,不要打姑姑。”

秦夫人甩開她,她摔在地上都不敢哭出聲。

秦霏雪不顧臉頰上的疼痛,將她扶起,眼底的寒意一寸寸迸發,“母親,她是哥哥的女兒,您不該這麼對她。”

秦夫人滿臉不屑,“女兒有什麼用,像你一樣嗎?”

一句話,駁得秦霏雪僵在原地。

所以母親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她,就隻因為,她是個女兒?

秦夫人瞥了眼顫抖的朵朵,又直視秦霏雪,“司家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嗎?”

秦霏雪冇回答。

她走近,止步在她麵前,“看來不知道啊,當初讓你對外承認這是你的孩子,在司家麵前,你都不敢說吧,那在朵朵麵前呢,你也不承認嗎?”

秦夫人句句歹毒,左一句孩子,右一句孩子,實則是要利用朵朵幼小脆且弱缺乏父母疼愛的心靈來激她。

秦霏雪養朵朵,仁義儘致,可外人並不知道這孩子是她那死去的哥哥跟嫂子的,朵朵也從未見過他們,她自幼就在秦霏雪身邊,在朵朵心裡,秦霏雪就如同她的母親。

如果秦霏雪執意撇清跟朵朵的關係,朵朵會怎麼想?

她拳頭緊攥,“您到底想做什麼。”

秦夫人趾高氣昂,“既然你高攀上司家,當了司家少夫人,說明你還是有點用處的,我這個母親來都來了,怎麼也不帶我跟親家吃個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