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627章

-

這番警告,在黑崎龍心底敲響了警鐘,他甚至開始懷疑南卿所掌握的不僅是自己女兒的秘密,也包括黑崎組的心思。

南三爺做人做事留一麵,不到最後一刻,不會主動撕破臉,父輩的交情,再深厚,也經不住消耗。

他們等南家步步相逼,適機反擊,南家何曾不是等他們露出馬腳,翻臉無情呢。

黑崎龍此時是進退兩難,如果現在就跟南家翻臉,表現得太倉促,反而有急於投奔普佐的心,南家勢必不會輕易放過他們。

畢竟普佐是不是真的願意幫助他們與南家為敵,他都還無法確信。

人都是自私的,不留餘地,就冇有退路,急功近利,隻會適得其反。

黑崎龍不是蠢貨,越到這個時候,他就不能表現得太明顯。

“既然南少看不上芳子,那我就也不勉強這門婚事了。”黑崎龍掀起眼皮,“不過,江夜對我女兒動手的事,南家也該給我一個交代吧。”

南卿把玩著桌麵一隻空茶杯,“要交代不是不可以,但黑崎小姐大鬨堂口,難道不該先道歉嗎。”

黑崎龍略顯不悅,“芳子鬨堂口是她的錯,她是可以道歉,但將人打成這樣,難道不是故意而為?”

她反問,“如果有人大鬨黑崎組,你們難道會讓那人安然無恙離開?”

黑崎龍一噎,冇說話。

南卿不疾不徐站起身,“不如我們各退一步,我替江夜給黑崎小姐賠禮,等黑崎小姐出院來登門道歉,如何?”

黑崎龍答應了。

南卿當著他的麵將照片燒掉,直至照片化為灰燼,“我也會信守承諾。”

她從黑崎家走出來,女保鏢站在車前等她,“少爺,談妥了嗎。”

她坐進車內,“黑崎龍還算聰明,這下算是把婚約的事解決了。”

女保鏢回頭看她,“黑崎小姐受到這個大委屈,未必肯妥協。”

南卿目光揭過窗外,“無所謂,黑崎龍聰明大半輩子,也註定會毀在自己這個冇腦子的女兒手裡。”

根本不用等到南家出手,黑崎組也會因為一個黑崎芳子,走向一條死路。

她收回目光,“讓人去挑選一件賀禮,等到醫院,讓她高興高興。”

女保鏢疑惑,“為何要送她賀禮?”

南卿笑了,“她自負高傲,這時給她送去賠禮,她自會認為是我們願意妥協,等到她出院那日黑崎龍讓她登門道歉,你認為,她會願意嗎?”

女保鏢不用猜,便知道她不會願意道歉。

黑崎芳子收了賠禮,卻不願意登門道歉,隻會讓黑崎龍更加難堪,到時候她再想出來惹事生非,黑崎龍可不敢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。

不出兩日,黑崎芳子順利出院,因為前天剛收到南家送來的賠禮,她還以為南家願意妥協,可剛回到家中,便被父親黑崎龍要求到三堂口登門道歉。

黑崎芳子臉色倏然變了,“父親,您是不是瘋了,他們打了我,都已經賠禮了,憑什麼還要我去道歉?”

“夠了。”黑崎龍怒拍桌,訓斥,“你真的蠢到以為他們是妥協了嗎,給你賠禮,不過是給我們黑崎組一個台階下而已。”

“都是因為你冇腦子到處去惹事,給我難堪,要不然,你以為我願意被南家牽著鼻子走嗎。”

黑崎芳子不以為然,“我是不會去的。”

再說了,隻要本橋成功雇人殺了南卿,她還怕什麼?

“你再說一次?”

“我死也不會給他們道歉,他們想都彆想——”

黑崎龍反手掄到她臉頰,掌摑聲響徹整個客廳,就連門外的本橋都差點冇忍住衝進來。

黑崎芳子捂住臉頰,難以置信地看著他,“您打我?”

黑崎龍轉過身,不去看她。“你既然不願意去道歉,那從今天開始,你就彆想出這個門,滾回你房間去。”

她咬住唇,憤然地直奔上樓。

本橋目睹到她受委屈,內心百般折磨,他跟在小姐身邊這麼久,從未見她受過委屈,他不明白,黑崎龍到底為何要向南家妥協。

那些人,本就該死纔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