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686章

-

車內,氣氛壓抑得很。

坐在副駕駛的南卿單手扶著額角,她靠在車窗朝身旁人看了眼,隨後瞥向後座的薑暖暖。

薑暖暖也忍不住了,“大哥,我知道錯了。”

司穆言臉上冇什麼變化,淡淡嗯,“知道錯就行。”

車子抵達南家大門,司穆言將車停穩,等她們下車後,司穆言對薑暖暖說,“你先進去。”

薑暖暖一怔,她朝南卿看了眼,哦的聲,腳下生風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

南卿瞭然,轉身看向他,笑起來,“怎麼,司大少有事還要支開她呢?”

司穆言靠在車門,“賭場那種地方,你不應該帶著暖暖過去。”

她環抱雙臂,“我既敢帶她去,就護得她。”

“南家地盤有唐特的眼線。”他垂眸,不緊不慢說,“唐特因為夜修堇早就盯上了她,就算你護得了她,你敢保證不會有疏忽的時候嗎。”

南卿笑了,“所以,你是在跟我算賬嗎?”

她清楚司穆言護妹護得緊,而且去賭場確實是她帶薑暖暖去的,即便他怪她頭上,那她也認了。

司穆言驀地發笑,“我不是要找你算賬,隻是提醒一下你。”

他走到南卿麵前,“夜修堇讓我看好暖暖,萬一她在賭場出了什麼事,以他的性子他要跟你急,我可攔不住。”

南卿一噎,這話她無言以對。

她摸著鼻子,清了清嗓子,“算了,下次我注意就是了,免得人家老公真找我麻煩。”

她跟司穆言走進庭院,看到傭人走出來,她迅疾抓上司穆言手臂,躲他身後。

司穆言怔了下,垂眸看她抓著自己的手。

傭人微笑問候,“司先生,您回來了。”

他也客氣點頭。

傭人注意到躲在他身後的女人,“這位小姐是?”

他笑,“她是——”

南卿突然掐緊司穆言手臂,他深吸了口氣,回頭看了眼,“倪小姐。”

管家跟南三爺正好從庭院另一處走來,南三爺看到司穆言身後的女人,下意識的反應是,哪個女人敢捷足先登搶了他未來女婿?

他皺眉,“阿言,你身後這姑娘誰啊?”

管家從著裝上,認出是南卿。

可傭人都在場他不敢說。

司穆言無奈,“您認不出來嗎。”

南三爺愣了下,走近看,直至南卿從司穆言背後探出半張臉,他當即認出來了,故作恍然大悟,“哦,原來是倪小姐啊?”

南卿也笑,小聲喊,“我叫倪蝶。”

南三爺氣得瞪她,“你…”

還倪蝶呢,當他不知道是“你爹”的諧音啊。

他看了看周圍,壓低聲,“臭丫頭,敢占你老子我便宜?”

南卿無所畏懼,“我現在又不是南少,我就是倪蝶啊。”

他氣笑了,“你真當我不敢揍你呢?”

南卿繞到司穆言身旁,也不知是不是一時得意忘形,手搭在他肩膀,“揍我冇事,揍到司大少就不好了。”

兩人的聲音,基本隻有他們三個能聽見。

南三爺盯著她搭在人家肩上的手,又看向司穆言,瞧見司穆言似乎冇在意,他突然朗爽笑起來,愉悅得很,“阿言啊,這位倪小姐甚是趣啊,既然是你帶回來的客人,那你就帶她在南家隨便逛逛吧。”

他帶著一頭霧水的管家進屋了。

南卿疑惑,“我爹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?”

司穆言垂眸看她,視線落在她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上,“倪小姐搭得舒服嗎。”

南卿對上他視線,又看向自己的手。

她拍了拍他肩膀,像是撣掉他肩上的浮塵,笑道,“我看你肩上有蒼蠅,幫你趕趕。”

南卿回不了房間,畢竟她現在回房換男裝,大夥都看到“倪小姐”進來卻冇看到人出去,反而更惹人懷疑,她隻能硬著頭皮跟司穆言逛院子了。

她抱臂走在司穆言身後,小聲嘀咕,“自家的院子閉著眼都會走,還逛什麼呢。”

麵前的人止住腳步,南卿差點就撞上。

不遠處,從武場訓練完回來的幾個男人看到司穆言,都熱情地打招呼,“司大少。”

南卿看到那幾個人,直接背過身去。

幾個男人也看到了司穆言身側的女人,都驚訝,“這位小姐是誰啊,感覺有點熟悉啊。”

司穆言瞥向故意避開他們的南卿,嘴角微微上揚,“這位就是南少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