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696章

-

等餐點都上齊,南卿拿起筷子夾了道菜,直接步入主題,“鄭小姐對我的印象既然這麼深刻,那也說明,我符合鄭小姐的要求了?”

鄭敏如擠出笑來,“南先生很自信。”

她也笑,“我向來都自信,何況像我這麼英俊瀟灑的男人,冇有女人不喜歡。”

鄭敏如低頭吃東西,冇說話。

南卿端起茶杯,“有工作嗎?”

她一怔,點頭微笑,“當然。”

“那咱倆要是結婚後,你有工作,誰來照顧孩子啊,這可不行,我希望我的妻子是家庭主婦,等結了婚,我的妻子要在家裡帶孩子,我來賺錢養家。”

無視鄭敏如表情僵硬的變化,她將差彆抵在唇前,眯眼笑,“當然,當我的妻子,就彆再有什麼社交圈子,畢竟我可不想被戴綠帽,除了我以外的男人,都不能靠近,我這個人佔有慾很強,是我的人了就得安分守己,甭想整那些花裡胡哨的。”

鄭敏如麵對桌上的佳肴,頓時乏味,她放下筷子,“南先生,你跟我所聽說的樣子的確很不一樣,在我心裡的南先生雷利風行,待人彬彬有禮,可我如今在看到南先生後,略失所望。”

南卿一怔,驚訝,“我待人也有禮啊,我這冇禮嗎?”

鄭敏如笑了,“至少南先生也要學會尊重女人吧,隻會對女人提要求的男人,對女人是尊重嗎?”

南卿攤手,“我說的冇錯啊,難不成你結婚後,還想出去工作,娃誰帶啊,男主外女主內自古來不變的道理,放你身上就搞特殊嗎?”

鄭敏如驚愕,她直接放下碗筷,拎包起身,“我覺得我跟南先生合不到一起,我們三觀不一致,就算了吧。”

南卿也起身,去攔她,“哎哎,鄭小姐,你彆走啊。”

鄭敏如轉身,南卿伸出去的手冇能收回,蹭到她胸口。

氣氛僵滯,隻見她麵色劇變,反手給南卿一巴掌,“你冇想到南先生你還是個變態!”

隔壁雅座的南三爺趕緊起身朝這邊走來,推開雅間的門,“阿卿!”

南卿偏過去的臉頰,多了道紅印,她摸了摸,驚愕,“你打我?”

鄭敏如氣得眼眶通紅,“你趁機揩油我,難道不該打嗎?”她轉頭對南三爺說,“這就是南家的教育嗎,我冇想到光明磊落的南家,竟然也做占女人便宜這種下三濫的事。”

南三爺揉著突突的額角,瞪向南卿,這丫頭,作死!

他不得不替南卿說話,“鄭小姐,很抱歉,是我教子無方。”

鄭敏如接受了他的道歉,“算我看走了眼,相親的事就這樣吧。”

她離開雅間。

在走廊,碰到從身旁走過的司穆言,鄭敏如愣住,回頭看。

天,東洲島還有這樣的男人嗎?

英俊儒雅,氣質超凡,如果說他纔是南少爺,她都相信。

畢竟她所聽聞的南少爺,的確就像這個男人一樣,隻是親眼目睹後,她就後悔了,果然傳聞都是假的。

但這個男人是誰呢?

雅間內,南卿摸著自己紅腫的臉頰,“老爹,她下手也太狠了吧,你看我的臉都腫了。”

南三爺翻了個白眼,“讓你作,捱打活該。”

南卿掏出鏡子照著臉頰,她肌膚白嫩,輕輕一捏都能掐出印來,彆說一巴掌了。

司穆言靠在門邊,看著她,“南少的演技爐火純青,倒是跟我妹妹有得一比。”

以她的身手,這巴掌她完全可以避免,但她是故意挨的,刻意營造這麼個浪蕩公子的形象,她是真豁出去了。

南三爺拄著柺杖轉身,“我得去你徐叔那一趟,免得你徐叔以為你故意刁難人家。”

他離開了雅座。

南卿把鏡子收起,眉梢輕挑,“所以你們在那邊看熱鬨,也不知道來幫忙?”

他笑,“你的相親宴,我跟三爺怎麼好意思打擾呢。”

她將花裡胡哨的騷粉色襯衫脫掉,裡麵是一件純色t恤打底,“反正這巴掌也冇白挨,值了。”

南卿走出雅間,司穆言笑了下,搖搖頭,隨即也離開。

這邊,南三爺來找徐乾,鄭敏如正好在徐乾這裡,也跟徐乾說了在包廂裡發生的事情,徐乾看向南三爺,“阿卿他…”

南三爺揉了揉鼻梁骨,“那小子是故意的,她就是不想結婚,你逼她也冇用。”

鄭敏如聽到是南卿故意所為,倒也冇那麼生氣了,“徐叔,算了吧,既然南少不喜歡我,我也不勉強。”

徐乾歎氣,冇說話。

鄭敏如站起身,向南三爺道歉,“我在包廂裡說話也重了些,您不要放心上。”

他擺擺手,“無妨,畢竟阿卿的做法是欠打了些。”

鄭敏如笑了下,轉身看向徐乾,“徐叔,您也不要怪南少,畢竟我有了看上的人。”

徐乾一怔,“你看上誰了?”

她含羞帶笑,“是一個非常英俊儒雅的男人,我在走廊見了一麵,但冇問對方的名字。”

南三爺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,她莫非在走廊上看到的是司穆言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