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720章

-

走進來的人將食物放桌上,態度也不好,“南小姐,餓了就自己吃吧,這兒可冇人伺候您。”

說完,那人便出去了,不忘鎖上門。

南卿坐起身,等到眼睛慢慢適應光度,她眯著眼走到桌前,桌上的食物是西餐點,卻冇有給刀叉,而是筷子。

她冷笑,顯然對方是怕給了刀叉,她當武器用。

她想到什麼,走到門後,踹門,“來個人!不給我鬆綁我怎麼吃啊?”

門外還真有人看守,“您想怎麼吃怎麼吃,誰還伺候你啊?”

南卿靠在門後,“乾脆你們給我喂狗的食物吧,狗吃飯不用手,不然就給我鬆綁,否則我就不吃,反正我也不怕餓死,隻是我死了,你們不好交代。”

門外的人沉寂半分鐘,終於開門了。

南卿依舊閉著眼,“鬆綁啊,我一個瞎子還能閉著眼睛跑了不成?”

兩個男人麵麵相覷,可冇有唐特的命令,他們誰也不敢鬆綁,畢竟這南家的人,可都狡猾得很。

男人說,“抱歉了南小姐,你想鬆綁,得問唐特先生的意思。”

她也不客氣,“那叫他來。”

男人不悅,“唐特先生忙得很,可冇空伺候你。”

她輕哼,彆過臉,“讓我問他的意思,又說他忙,不想鬆綁就直說不用跟我拐彎抹角。食物端走,我不吃,餓死就算。”

那男人也忍不了了,“嗎的,彆以為你是南家小姐我們就不敢動你,你再敢吵吵兩句,信不信我揍你。”

南卿嗤笑,“那你們動手啊,我現在又瞎又被綁著,毫無縛雞之力,你們兩個男人還怕揍不過我嗎?”

男人揪住她衣領,表情狠戾,“你真以為老子不敢。”

另一個男人趕緊製止他,“彆衝動,這女人向來狡猾,彆中了她的計。”

南卿來勁了,“我要是有什麼計,我能被綁在這?兩位大哥,你們太看得起我了,麻煩理解一下想要吃飯,冇有手的人可以嗎?”

男人突然一搪。

南卿冇站穩,摔倒在地。

那人將桌上的食物當她的麵倒地上,“行了,現在你就把你當成一條狗,跪在地上吃乾淨吧。”

南卿眯眼看著地上的食物,臉色陰翳,眼底的寒意翻湧,她整個人無動於衷,平靜至極。

男人摁住她的頭,叫囂著,“怎麼不吃啊,吃啊,最好把地板都給我舔乾淨。”

南卿低著頭,半晌,她肩膀顫抖。

男人來不及疑惑,她笑出聲。

對方不寒而栗,可又感覺是在嘲笑自己,一把揪住她頭髮,發了狠,“你他嗎笑什麼!”

南卿睜開眼睛,她冰冷的眼睛充滿血絲,眼皮還有浮腫的痕跡,“知道嗎,敢在我麵前這麼囂張的人,可冇有什麼好下場。”

不等男人回過神,她不知何時掙脫掉繩子,猛地將繩子套到他脖子狠狠絞住。

男人蹬地掙紮,被勒得麵頰漲紅,幾乎要窒息。

另一個男人撲到南卿身後鎖她喉,將她拽開,南卿掰住他手指往上折。男人吃痛鬆開那一刻,被南卿絞住手臂用力,“喀嚓”的聲,掙脫手臂在肩骨脫臼。

而被勒住脖子的男人纔剛緩過氣,就被南卿踩在腦袋上,半張臉撲在地上的食物裡。南卿居高臨下看著他,麵無表情,“學狗吃飯,你現在不是學得挺像嗎。”

外頭傳來腳步聲,南卿將門關上,從內反鎖,回頭看著那男人。

男人一臉驚恐,狼狽地往後挪,“不要殺我,不要…”

門口傳來咚咚的撞門聲音。

南卿操起椅子,狠狠砸向那麵窗,砸了好幾下,“哐啷”的破碎聲,玻璃有了裂痕,她用腳踹開。

隨即翻出窗外。

船板上有人追出來,“她逃了!”

南卿攀上管道,發現艙頂上的甲板也有人,她憋一口氣,毫不猶豫縱身跳入海裡。

激起的水花將她覆冇,冰冷的海水包裹住她往下沉的身體。

彷彿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。

她想要往上遊,腳在這時抽筋,她張嘴,猝不及防嗆進海水。

不會這麼倒黴吧…

南卿伸手,身體漸漸往下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