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832章

-

趙藝臉色微變,瞬間移開視線,心虛不敢直麵她。

該死,竟然被髮現了。

夜色漸深,大家吃完飯,收完桌,便也開始入室休息。

趙藝跟謝箐箐一個客房,顧辰光跟洛賢也一間客房,薑暖暖跟南卿則睡在自己的房間,司穆言也是單獨在他的臥室。

南卿半夢半醒間,隱約感覺有人在她身旁,她倏然睜眼,還冇出聲就被捂住嘴巴。

藉著庭院灑進來的昏黃燈光,南卿看清了眼前的人,拿開他手。

她轉頭看了眼揹著自己睡著的薑暖暖,看向司穆言,壓低嗓子,“你半夜不睡覺,跑這裡來做什麼?”

司穆言做了個噓聲,“帶你去個地方,你會喜歡的。”

南卿被司穆言拉起,她順手拿了件外套,兩人悄悄離開房間。

走到後院,南卿又困又冷的,“你到底帶我去哪裡啊?”

他牽住她手,走在她麵前,“快到了。”

南卿打了個哈欠,拖著腳步跟上,“明天還要早起呢。”

直到看到林子裡的螢火蟲,她倏然清醒,彙聚在一起的熒火就如晝夜的繁星,點綴整片黑暗。

南卿走過去,“這麼多的螢火蟲嗎?”

他回頭看她,“這麼多的螢火蟲,已經很少見了吧。”

南卿伸出手想要觸碰,熒光散開,影影點點的繚繞在她身側,她笑起來,“真好看。”

司穆言停在她身側,“我冇騙你吧?”

薑暖暖轉頭看著他,笑了聲,“你可真夠無聊的,大半夜不睡覺,拉我來看螢火蟲。”

“看螢火蟲可不是重點。”

他話落,偏頭凝住南卿。

南卿微微一怔,看著他,見司穆言靠近,她脖子縮了縮,眼睫蹙動,“你…你彆亂來,明天還要早起。”

他霎時笑了,“我又做什麼。”

南卿低著頭不說話。

司穆言將她攬入懷裡,“倒是你,今天做了什麼,嗯?”

她蹙眉,“我做了什麼?”

司穆言唇挨近她,虛浮地貼著她額角,他聲嗓低啞,“我都看到了。”

南卿似乎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事了,但也理直氣壯,“那你也該感謝我,要不是我,你妹妹就要被燙傷了。”

他暗啞的笑,溫熱的唇貼在她額頭,“嗯,是該感謝我家阿卿。”

她小聲嘀咕,“…誰是你家的?”

司穆言掌心托起她臉頰,欲吻不吻的,“你的名字在我的戶口本上,不是我家,是誰家的?”

他的氣息,撩撥得她口乾舌燥的。

南卿舔了舔嘴唇,“我要回去睡了。”

司穆言指腹拂過她唇瓣,“晚安。”

南卿站立著冇動。

他說晚安,就這樣了?

司穆言喉嚨溢位笑,“原來阿卿是在等我。”

話剛落,淺嘗輒止覆在她唇上親吻。

南卿環抱住他脖子,司穆言頓時一怔,掌心穿過髮梢錮在她後腦勺,彷彿要將她嵌入骨血。

良久,他眼神暗晦,“你可真會折騰人。”

偏偏在這種時候折騰,而他還不能拿她怎麼樣。

南卿推開他,臉上是不加以修飾的得意,“你自個兒慢慢折騰吧。”

她迅速逃離。

至於南卿昨晚是什麼時候回去的,又什麼時候出去過,薑暖暖壓根一點都冇察覺,早上七點,嘉賓們就被敲門聲吵醒了。

八點,吃過早餐,除了薑暖暖,嘉賓們跟節目組工作人員準時抵達甘蔗地,開過來的五輛小皮卡車就停在路邊。

謝箐箐朝四周張望,“暖暖呢?”

南卿打著哈欠,困到不行。

趙藝看向那百畝的甘蔗地,環抱雙臂,滿臉不屑,“憑什麼我們來乾苦力活,薑暖暖就玩消失呢,這是節目組給的特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