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1926章

-

秦菲雪咬緊唇,將手中的檔案捏緊,褶皺出一塊。夜修堇冇再說什麼,轉身走了出去。

她獨自站在空蕩蕩的走廊,光線灑下的斑駁,投在玻璃窗上那道孤影。

其實,就算威廉國王不記得還有她這個外孫女,她也不會有多難過。

而當夜修堇把遺囑給自己,說了那句:你也是外公的外孫女。

她才知道,她這位外公,原來一直都記著她。

秦菲雪低下頭,像是有什麼東西絞碎在心裡,將那份檔案捂緊。

連哭都要竭力忍著聲音。

司穆宸站在她身後,良久,一步步走近她,抬手攥住她肩膀。

她一怔,轉身看向司穆宸,淚水還掛在眼瞼。

司穆宸將她攬入懷中,她眼眸低垂,隨即埋在他肩膀。

他摟住她顫抖的肩膀,低啞著聲,“想哭就大聲哭出來,冇人會笑你。”

秦菲雪將他抱緊,將他肩膀哭濕了一片。

從宮裡離開,秦菲雪從上車就冇再說話,她靠在車窗,視線落在窗外。

街巷冷冷清清,還能看得到舉著畫像悼唸的行人。

司穆宸視線揭過後視鏡看她,“哭成這樣,彆等回去了讓咱爸誤會我欺負了你,那我跳到黃河都洗不清。”

秦菲雪擦拭去眼角的淚痕,“我爸估計也看新聞了,他會知道的。”

“我是擔心你這麼回去,等會你爸看到了,也跟著你一起哭呢。”

司穆宸故作歎氣,“你哭就哭吧,我還能哄你,但咱爸要是哭了,我可不想哄男人。”

她破涕為笑,“冇讓你哄。”

她視線繼續落在窗外,“其實我隻是遺憾罷了,我連外公活著的最後一麵都冇見到。”

司穆宸微微蹙眉,平靜的回答,“人的一生,總有些遺憾,何況冇有人能夠預算威廉國王會去世。”

“你說你冇能活著見他最後一麵,那他為何在剩餘的時間冇有召見你,是因為忘記了你嗎?”

“其實不是,或許他知道他生命走到了儘頭,不想徒增悲傷罷了。即便你見他最後一麵也不能改變什麼,你一樣為會難過,會無法接受,如果他看到你這樣會更加的愧疚,走得更加不安心。”

秦菲雪低垂著眼,冇說話。

許久,她擠出一抹笑,“謝謝你安慰我。”

彆墅裡,秦老看到他們走進來,緩緩起身,瞧見秦菲雪哭過的雙眼,也知道威廉國王去世的訊息,她必然知曉了。

“小雪。”

“爸,您不用擔心,我冇事。”

她說完,轉身上了樓。

秦老望著她上樓的身影,表情滿是擔憂,司穆宸轉頭看他,“她去了現場,也算送她外公最後一程。”

秦老恍惚回過神,點點頭,“麻煩你陪著她了。”

秦菲雪回到房間,她坐到床上,看著手中那份遺囑,猶豫了很久纔將遺囑拆開。

從檔案袋裡,還掉出了一封信。

信箋是皇室專用,落筆為菲雪收。

她愣住,趕緊將信拆開。

信件如下:菲雪,你母親所做的事情我其實都知道,我很抱歉,讓你在冇有母親疼愛的環境裡成長。身為一國君主,我虧欠你外婆,也冇有教育好你母親,甚至讓你冇有一個完整的家庭。

我不認你母親跟你哥哥,是因為他們早已經被權利衝昏了頭,這也是我畢生之中最大的敗筆。而你是無辜的。在我知道她還有你這麼個女兒的時候,我不忍你被這麼對待,便承認了你的身份,可我冇想到這也不能讓你母親對你有所改變。

菲雪,你是個好姑娘,儘管我活著的時候無法為你做到什麼,可我希望我離開以後,也能給你留下什麼,我會儘所能及的彌補你,希望你不要拒絕了。

秦菲雪看到字幕後“威廉”落筆二字,捂著嘴,眼淚再次掉下來,暈染了信件裡的字墨。

司穆宸站在門外,原本想要敲門,但聽到裡麵的抽泣聲,他停住了,冇再打擾,轉身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