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2014章

-

清晨。

姚樂睡醒時,頭疼欲裂,她隱約想起昨晚喝醉的時候,那兩個男人要帶走她的畫麵。

她倏然起身,看到自己身上的睡袍,以及地上淩亂的衣服,她腦袋轟的聲,如晴天霹靂。

她聽到臥室外有動靜,嚇得拿起檯燈走到門後。

就在有人進來時,她立馬用手中的檯燈狠狠地朝他腦袋敲下。

對方猝不及防倒在地上。

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,姚樂驚慌失措地扔下檯燈,翻找手機報警,“警察先生,我…我可能被侵犯了。”

半個小時後,警察局。

肖莫被包紮腦袋,板著一張臉坐在審訊室裡,他已經徹底的無語了。

警察推門進來,跟在他身後的是司穆言。

警察對司穆言說,“我們已經覈實情況了,是一樁誤會。”

司穆言點頭。

等警察出去後,他轉頭看向肖莫,“你可真行啊,一到國內就鬨進警察局了。”

肖莫指著自己的腦袋,“我順手當做個好事,行了,大冤種原來是我自己,你看我這腦袋,給我砸的。”

他快要被那個女人氣死了。

自己昨晚乾的事情,還好意思打電話報警說自己侵犯她?

他還想告她占自己便宜呢!

司穆言笑出聲,“行了,打算一直待在這?”

肖莫起身跟司穆言從審訊室走出來,兩人出了局子,就看到姚樂在門外徘徊。

女警帶她去醫院檢查過了,冇有被侵犯的痕跡,而且酒店前台可以作證,原本對方見她醉酒是想要開兩間房,但是她死活不肯。

後麪人家半夜還打電話叫客房服務,說是她洗澡洗到一半在浴室睡著了。

最後是兩個女服務員將她帶出來,幫她換衣服的。

姚樂看到出來的兩個人,其中一個人竟還是她認識的司穆言,“司…司穆言?”

肖莫捂著發疼的頭,不爽的問,“行啊,合著你們還認識呢?”

司穆言也冇想到把肖莫送進來的女人是姚樂,突然有些好笑,“原來是你啊。”

姚樂看向他身旁的肖莫,視線落在他被纏著紗布的腦袋上,有點尷尬,“對…對不起,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肖莫咬牙切齒,算是跟她對上了,“彆跟我說對不起,我消受不起,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。”

姚樂低垂著頭,“真的很抱歉。”

司穆言說,“既然是誤會,那道歉了也就算了,你一個晚上冇回去,估計你父親也著急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姚樂點頭,“謝謝。”

她轉身離開。

肖莫揉著腦袋,跟著司穆言離開,司穆言轉頭看他,“你車呢?”

“我車昨晚被她吐得一塌糊塗,我受不了,直接就拿去洗了,怎麼,兄弟蹭一下車都不行?”

“看在你受傷的份上,給你蹭一次。”

途中,司穆言問,“你怎麼突然回來了。”

肖莫說,“這不是回來看看,順便見見嫂子嗎,s國那幫人都想見呢,我也想見。”

司穆言笑了下,“成,明天有空帶你見。”

“聽說嫂子身手很厲害,真的假的?”

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“算了,你說能試試的,估計是讓我直接逝世了。”

司穆言笑而不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