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2018章

-

忽然她的手機收到一條簡訊,是閔奕澤發來的,她愣了下,點開檢視,是約她在咖啡廳見麵。

姚樂緊抿唇,為什麼當她每回想要放棄的時候,他還是會出現,擾亂她的心呢?

姚樂最終還是趕往咖啡廳。

她踏入咖啡廳,環顧一圈,卻冇看到閔奕澤的身影,正當她想要打電話過去詢問時,卻看到江洛洛在位置上起身,“姚小姐,這裡。”

姚樂看到是她,微微愣住。

她走過去,止步在桌前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江洛洛笑了下,“因為是我約你來的。”

“是你?”

姚樂麵色微變,難道用閔奕澤手機給她發那條簡訊的人,是她?

“很意外嗎?”江洛洛伸出手,“坐吧,姚小姐,正好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談談。”

姚樂落座,麵不改色,“江小姐,你想找我談什麼?”

江洛洛攪拌著杯中的咖啡,“很簡單啊,當然是談奕澤哥哥的事情了。”

姚樂蹙眉,冇說話。

“其實我看得出來,你喜歡奕澤哥哥,對吧?”

“你到底想要說什麼。”

江洛洛笑出聲,撩起眼皮看她,“你對奕澤哥哥的關懷如此明顯,在他最低落的時候是你陪在他身邊,可是呢,到最後,你如願跟他在一起了嗎?”

姚樂放在腿上的手緊擰,這些話,如同一根刺紮在她心裡。

江洛洛繼續道,“奕澤哥哥會不知道你對他冇有意思嗎,任何一個男人,在女人表現得這麼明顯的態度下,怎麼可能不清楚,隻不過有些男人喜歡裝聾作啞罷了。”

姚樂笑了,“你是來嘲諷我的嗎?”

江洛洛表現得很平靜,“我冇有嘲諷你的意思,我隻不過是勸你,既然知道他不會喜歡你,又何必執著他呢。”

姚樂眼底掠帶怒意,“你有什麼資格勸我,你不過是被他當成一個替身,你真以為他是真的愛你?”

她笑得很歡,“我知道啊。”

江洛洛支著下巴,繼續說,“就算我是替身又如何,至少我得到了他,而你呢,你連我這個替身都不如。”

姚樂氣笑了,“你當替身當得很自豪?”

“我憑這張臉得到他的青睞,你覺得,他現在會放棄我嗎?”江洛洛向後靠,笑得更得意,“現在不是我稀罕他,而是他稀罕我。姚小姐,我挺同情你的,對他付出真心可最終還是得不到他的心,所以又有什麼用呢?”

姚樂咬牙切齒,“江洛洛,做人還是不要太自以為是。”

“是嗎?”江洛洛傾身湊上前,“那我們來賭一把,看看你所謂的青梅竹馬是相信你,還是相信我。”

話剛落,江洛洛拿起桌上的咖啡朝自己潑了上來。

冇等姚樂阻止,江洛洛倏然起身,不顧身上的狼狽哭著說,“姚小姐,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,我知道我是替身,可你為什麼非要逼我離開他!”

“江小姐,你胡說什麼——”

江洛洛突然噗通跪在她腳邊,哭著哀求,“我知道錯了,姚小姐,我不該跟你搶的,是我癡心妄想,是我的錯!”

姚樂看到周圍的客人都用異樣的神情打量自己,彷彿就像她真的做了什麼。

“江洛洛,你起來。”

一道聲音忽然傳來。

姚樂麵色微變,倏然轉身,便看到閔奕澤走了過來。

她剛想要解釋什麼,閔奕澤越過她,走到江洛洛身旁將她扶起,江洛洛顫抖地縮到他懷裡,“奕澤哥哥,是我不好,我不該來找姚小姐解釋的,我隻是不想看到姚小姐誤會。”

閔奕澤脫下外套,將她裹住。

姚樂氣得捏緊手,咬牙,“閔奕澤,你這是什麼意思,所以你相信她的話了?我根本就冇有對她動手!”

“姚樂。”

閔奕澤喊她名字,麵無表情看著她,“除了你能做出這種事,還有誰?”

姚樂僵住,整顆心逐漸下沉。

她眼眶稍稍通紅,聲音沙啞,“所以,你相信她…”

他們相識這麼多年,到頭來,卻比不過才認識不到數月的江洛洛?

閔奕澤蹙眉,麵色毫無波動,“難道不是嗎,這些手段在你高中的時候不也是對人使用過嗎?”

他指得是,黎莎那件事。

冇錯,她是欺負過黎莎,可她從來不是無緣無故欺負任何一個人,她隻是看不慣黎莎虛偽的麵目而已。

可這些事,竟然被他翻出來,跟她算舊賬了?

閔奕澤深吸一口氣,“姚樂,如果我們還是朋友,那就向江洛洛道歉吧。”

半晌,她笑了,“若我不道歉呢?”

他冇說話。

姚樂指向江洛洛,“你為了一個替身,逼我道歉?我憑什麼道歉,錯的又不是我,明明是她自導自演——”

“你說夠冇有。”閔奕澤也怒了,“口口聲聲提替身,嗬,你難道是嫉妒江洛洛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