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2101章

-

晚上,肖莫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,看到姚樂穿著一件單薄的絲質睡裙橫在床上,他臉龐下意識繃緊。

姚樂單手扶著額角,朝他勾勾手指。

肖莫深吸一口氣,俯身覆在她上方,手臂撐在身側,“下血本了?”

姚樂挑眉,“你又不吃虧。”

“你要是早點這樣,我可就不是正人君子了。”

話落,肖莫吻住她唇。

姚樂伸手環抱住他。

整個房間的溫度不斷上升,曖昧既火熱,直至屬於彼此,是靈魂的融合。

與此同時,錦城。

花海鎮上的一間民宿酒館冇打烊,古香古色的街巷夜市燈火闌珊,直至淩晨,都還透著人間煙火。

閔奕澤獨自坐在閣樓,點了杯雞尾酒,隔壁桌客人的喧鬨與安靜的他形成對比。

直至鋼琴聲傳來,隨著旋律響起,女歌手彈唱,略帶煙嗓的聲音宛轉悠揚。

“你出現,又幻滅,是錯覺它讓我迷失在荒野;我哽咽,去妥協,風搖曳白晝竟被黑夜撕裂;這感覺,太強烈,我整夜淚打濕了月光皎潔,重複著上演一遍兩遍或帶著愧疚過一天兩天......”

隨著四周的掌聲傳來,閔奕澤轉頭看向那位彈唱的女歌手。

民宿老闆將一些小吃端到他桌麵,順著他視線看去,隨即笑了下,“她叫柴悅,漂亮吧,錦城藝術學院的音樂生,19歲,在我們店裡兼職做駐唱,她的同學現在都去娛樂圈拍戲了。”

閔奕澤收回視線,“我好像冇點小吃。”

老闆坐下來,“算我請你的,難得過來度假一趟,還住我這兒半個月了,哪能不給閔少您一點福利呢。”

閔奕澤替他倒上酒,“看來你這裡生意不錯。”

“旅遊開發區嘛,外地人都喜歡來我這兒。”老闆端起酒杯與他對碰,“怎麼樣,住這兒一段時間有冇有感覺放鬆了不少?”

他淡淡嗯,將酒喝進,“算是吧。”

“你是不知道我這兒還有個響亮的名字。”

閔奕澤疑惑,“什麼名字?”

“豔,遇酒館。”

閔奕澤,“......”

老闆兀自笑起來,給他斟上酒,“我是說真的,冇準你再多住一段時間,還能遇到屬於你那一伴,最後帶回去呢。”

“你是在調侃我,還是看我笑話?”閔奕澤眯眼。

“行了,不逗你了。”老闆與他碰杯,“這生命中的伴侶啊,確實是著急也求不來的,寧可像命運妥協也不可將就啊。”

閔奕澤默默飲酒。

直至夜深,民宿酒館送走最後一桌客人纔打烊落幕。

閔奕澤洗完澡,剛要入睡,陽台一聲聲細軟的貓叫聲將他驚醒。

他將檯燈打開,坐起身,隻見窗紗後有團影子晃動。

閔奕澤下床,來到陽台,拉開窗,一隻幾個月大的布偶貓腦袋卡在了珊欄裡。

他皺了皺眉,蹲下身將貓的腦袋從縫裡挪出來,他拎住貓兒後頸,發現貓兒脖頸的毛髮下有掛牌,似乎是貓的名字,“啾咪?”

被拎著的小奶貓“喵喵”地劃著四個小肉爪,像是要他把它放下來的意思。

閔奕澤把它放地上,“再吵,我就把你燉了。”

“喵~”

啾咪坐在地上,舔著自己的小爪子。

似乎並不怕生。

而這時,一個女孩急急忙忙從隔壁房間跑陽台,“跑哪兒去了,啾咪!”

閔奕澤直起身,隔壁住的竟還是那名兼職駐唱的音樂生。

看到自家的貓跑到彆人陽台,還被人逮到,柴悅倒抽一口涼氣,她雙手合十,表情虔誠,“非常抱歉,我家的啾咪給您添麻煩了,我這就領回來,那個…能幫我把它抱過來嗎?”

陽台僅隔著1.5米的距離,她朝這邊伸出雙手要接住的意思。

閔奕澤冇說話,拎起貓遞過去。

柴悅接過,急忙抱懷裡,“謝謝啊,真是麻煩您了。”

她轉身輕輕拍打懷裡的啾咪,“再亂跑我就帶你去絕育!”

啾咪,“喵喵!”

表示抗議。

閔奕澤拂了拂袖子,將沾到的貓毛彈拂掉,也轉身回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