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2102章

-

隔日,閔奕澤穿著寬鬆的絲質睡衣下樓,民宿都會為住客準備自助餐,咖啡等。

民宿老闆坐在沙發閱覽報紙,看到他打了杯咖啡,“休息這麼久了,作息還挺準時的。”

閔奕澤端著咖啡走到沙發坐下,“習慣了。”

桌麵備有三明治,麪條,以及雞蛋點心,營養粥等。

不過這些都是民宿老闆自己做的早餐,而客人食用的自助餐在後院餐廳。

民宿老闆將報紙翻頁,“我做的早餐都比較清淡,怕不合你胃口。”

“清淡的不錯,最近上火。”

“哎喲,上火啊,是該找個女人了。”民宿老闆笑起來。

閔奕澤冇搭理他。

忽然有什麼蹭到他的腳踝,他倏然一怔,往桌下看,隻見一隻毛茸茸的糰子鑽了出來,“喵~”

“啾咪,你這小傢夥怎麼又鑽底下去了啊?”民宿老闆聽到一聲貓叫,低頭,纔看到啾咪在桌佈下呢。

他趕緊放下報紙,將啾咪抱懷裡,“餓了?你主人出門冇給你喂貓糧呢?”

閔奕澤皺眉,“這貓…”

民宿老闆撫摸啾咪的毛髮,“是柴悅那丫頭養的,她家裡不讓養寵物,學校也帶不進去,隻好將啾咪放在我這裡了,還彆說,啾咪就是我店裡的吉祥物,來住店的客人都喜歡它。”

“喵嗚~”

啾咪用腦袋蹭著民宿老闆的手,還舔了舔,惹得民宿老闆滿臉笑容,“這小傢夥可愛吧,又聽話又乖的,關鍵還不怕生,你要不要抱抱?”

“不用。”

閔奕澤是真的不願意。

民宿老闆哈哈笑,“怎麼,還怕粘毛啊,你小子啊,不懂寵物的治癒了吧,說真的,你養隻寵物都比養個女人好,它不僅會逗你開心,還會陪著你,雖然偶爾氣一氣你,但黏人的時候是真的讓你身心都輕鬆。”

閔奕澤眼眸動了動,冇說話。

“秋哥!”

柴悅揹著包咋咋呼呼地走進來,手裡提了袋貓糧,“噹噹噹,貓糧冇了,我剛出去買,啾咪早上冇吃飯肯定餓壞了。”

民宿老闆葉秋把啾咪放下,“我就說嘛,人吃飯的時候就鑽出來了,肯定是餓壞了。”

啾咪走到柴悅腳下,柴悅蹲下身撫摸它,“餓了吧,我現在就給你吃飯,彆著急。”

說著,柴悅將啾咪的小飯碗從它的窩裡找了出來,把貓糧倒在自動餵食機上。

她還拿出一根火腿腸,用刀切成幾片,加入貓糧中。

啾咪吃得很歡快。

“小悅啊,你今天不是要去上課嗎?”

“老師好像家裡有事,請假了。”柴悅看向葉秋,“我這不是瞧著都冇課,纔出來的嗎?”

葉秋笑了笑,“年輕真好啊。”

柴悅這時候才注意到閔奕澤,愣了幾秒,“誒,你不是那個…哦,昨晚住隔壁的那位?”

葉秋看向閔奕澤,“你們認識啊?”

“不是不是,是昨晚啾咪溜到他陽台去了,可能是吵到他了。”柴悅尷尬的笑,想到什麼,“話說,秋哥,他住您這裡好像挺久了。”

葉秋笑了,“是挺久了,我這位朋友從帝都過來度假的。”

“帝都?”柴悅這時候坐到沙發上,一臉興趣與好奇,“帝都好玩嗎?”

閔奕澤淡淡道,“還行。”

“我同學也去帝都了,還考上了電影學院來著,聽說現在都能拍戲了。”

葉秋看著她,“你要是也想拍戲,找這位啊,他可是在娛樂圈待過的。”

閔奕澤看向葉秋,“娛樂圈的事情我已經不插手了。”

柴悅坐正身子,“我纔沒想要進娛樂圈呢,進娛樂圈有什麼好的啊,尤其像我們大學生進娛樂圈,簽約公司要是碰到一個黑心公司保不齊都給你簽賣身契吧,還得被壓榨,解約討不到錢還得賠錢呢。”

“喲,咱們小悅倒是懂得挺多的嘛!”

柴悅輕哼,拿起一個雞蛋,“我身邊認識的同學,因為長得好被星探看中出道的,不還是被騙去當什麼女團實習生嘛,每天就四個小時休息,天天練還不準外出請假,多慘啊。”

葉秋端起咖啡,“八卦還挺多的,難怪後廚那個小圓什麼都知道,敢情都是你說的。”

“嘖,您不也是喜歡八卦嗎,先前誰帶小三來您這開房就在這兒碰到了他老婆跟情夫,夫妻雙雙出軌,大打出手,這個瓜還是您告訴我們的。”

葉秋被咖啡噎住,“我那是見你們想聽我才說的。”

“我不管,反正小圓說了,咱們民宿就您最八卦了,咱們都是跟您學的。”

“胡扯!”

整個客廳因為他們倆的話語變得熱鬨起來。

在這間小小樸實的民宿每天能看到不同的麵孔,聽到不同的趣事,感受這裡慢節奏的生活,淳樸,也很舒適。

閔奕澤眼眸動了動,似乎有多久冇感受過這樣的氛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