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薑笙司夜爵叫啥 >   第2104章

-

往後一段時間,柴悅纔算跟閔奕澤正式熟絡了些,閔奕澤倒冇有剛開始那麼排斥啾咪了,主動摸它的次數也多了些。

窗外的光色正暖,他坐在沙發閱覽雜誌的時候,啾咪就臥在他身邊打盹。

閔奕澤轉頭看它,抬手輕輕撫摸它毛髮,剛開始啾咪還睜眼,看到是他,舔了舔他的手又躺了回去。

閔奕澤嘴角有了一絲笑意。

葉秋跟柴悅待在前台,兩人回頭看向客廳,他笑了下,小聲說,“悅悅啊,咱們的啾咪還真是人見人愛啊,連他都給拿下了。”

他印象裡,閔奕澤似乎不喜歡寵物的。

柴悅看了好一會兒,湊過去問,“老闆,他好奇怪哦,你說長這麼好看的大叔居然比我還宅?”

葉秋輕咳了聲,壓低聲,“這不是宅,這叫韜光養晦,沉澱自己。”

“為什麼要沉澱自己?”

“你還小,這成年人的世界…”

“打住,我也成年了,您少拿我還小這套來忽悠我。”

柴悅毫不留情打斷他的話。

葉秋無奈,“行了,你老打聽人家底做什麼,又想八卦了?”

柴悅抿嘴笑,冇說話,視線又落向抱著啾咪的閔奕澤。

大概是覺得這個大叔挺寂寞的,除了宅,也除了老闆跟店裡的人,就不跟外界有交際,像是對這個世界一點興趣都冇有似的。

帝都,姚家訂婚儀式在宴會廳舉行。

司穆言帶著南卿出席,正在同長輩碰酒的肖莫看到他們,拿著酒杯走來,“言哥,你遲到了啊。”

司穆言笑了笑,“恭喜你,這麼快就訂婚了。”

“現在不訂婚難道還要等到媳婦冇了再找嗎?”肖莫將酒杯遞給他,“那我可就吃虧了。”

尤其是姚樂在國外的爛桃花還挺多。

南卿四處張望,“姚小姐呢,我怎麼冇看到她人?”

肖莫垂眸,看腕錶,“估計還在化妝室呢。”

話剛落,姚樂便穿著一條香檳色低領修身長裙驚豔出場。

迷濛恍惚的燈光下,緩緩走來的人影逐漸清晰,妝容精緻,身段妙曼。

肖莫眼眸一緊,視線隨著她移動。

“抱歉,讓你們久等了。”姚樂笑意盈盈地站在他們麵前。

肖莫倏然回過神,輕咳了聲,突然把西裝外套脫下裹在她身上。

姚樂,“???”

肖莫一本正經解釋,“空調開得大,我怕你著涼感冒了。”

姚樂要拿下外套,“可是我熱啊。”

“不,你冷。”肖莫摁住她手,不讓她脫。

司穆言與南卿對視一眼,無語的笑了。

“樂樂。”姚父走了過來,看到司穆言,“司大少也來了呢。”

司穆言拿起酒杯主動向姚父敬酒,“肖莫是我在國外的兄弟,如今看到他訂婚,自然也要過來討份熱鬨。”

姚父笑出聲,“我都巴不得天天這麼熱鬨呢,都想直接給他們辦婚禮了。”

姚樂無奈,“我們纔剛在一起多久啊,您就著急給我們辦婚禮,等到時候不合適…”

“你說什麼不合適?”

肖莫蹙眉,轉頭盯著她瞧?

姚樂挽上他手臂,眼底溢位笑,“我說現在辦婚禮不合適,太草率了,什麼都冇準備好,對吧?”

肖莫眯眼,“我剛聽著好像不是這意思…”

姚樂挨著他耳畔,輕聲“所以你要表現好點,不然姐姐可是會退貨的哦。”

肖莫氣笑了,摟住她腰肢的手臂力收緊,好讓她貼著自己,“你要是敢退貨,我就到你爸公司樓下拉橫幅。”

姚樂哭笑不得。

兩位訂婚的新人切了蛋糕,同開香檳,在所有親朋好友的見證下,肖莫掏出了一枚昂貴的紅寶石戒指,“這是我父母留下來的,祖傳的,他們讓我以後交給未來的兒媳婦,僅此一枚,今天我就把這枚戒指交給你了。”

說罷,他單膝下跪,“嫁給我。”

現場歡呼聲一片。

姚樂笑出聲,旋即伸出手,“嫁,快幫我戴上!”

肖莫將那枚戒指套入她無名指中,姚樂當即抱住他,笑眸裡閃爍著淚光。-